2007年6月4日 星期一

原諒,是一件困難的事

多年前我在人間雜誌社做攝影採訪時,因為工作需要,走遍許多城鄉地方。我當時少不經事,雖有一腔熱情,卻沒多少智慧,也沒有方便善巧的方法。在我生命裡留下痕跡的,除了共事者的理想情懷,只有人間的多少深情和無奈。說有深情,因為我見到,不論是多麼窮困的父母,總要想辦法餵養他們的子女,即使是乞討、詐騙、撿拾菜市場的殘葉棄肉,也好;說有無奈,因為我們生而為人的業力和無明,我們因自己的習性,傷害自己、傷害親人,在他們的生理、心理上留下烙印…… 而無法自拔。一旦創傷形成,要忘記,幾乎是不可能;要原諒,真的是要有所昇華,才或許可以辦到一點。面對人世間的眼淚,就像佛陀所說的,沒有一家,沒有痛苦的事;沒有一家,沒有死亡,和悲傷。而最終,我們希望的是,在經歷過種種磨煉之後,眼淚將匯成河川,流入豐饒之海。那是我們的功德慧海。

原諒是一件困難的事。特別是,當你遭遇到最最不平等、不幸的待遇。你不知道為什麼這會發生在你身上。為什麼是你,不是他人。你的心糾結淌血,你想結束一切。你看到他人似乎可見的幸福,而你嫉妒得要發狂!你不知道該怎樣來接受已經發生的一切;你也忘記,你仍可以創造明天。你完全無視於自己現在正擁有的幸福,你只要別人的!

雖然,痛苦在那時是真切的,一輩子這樣活著,卻可說是形成了一種「餓鬼道」的心態,創巴仁波切曾提過的:Poverty Mentality──貧窮心態,總覺得自己一無所有,總覺得怎麼樣都無法彌補、怎樣都不夠、不夠、不夠。數年前,一位香巴拉的老師告訴我,黑暗的念頭,是一種習慣時,我非常訝異。但是負面的想法,的確有力量左右我們的一生,因為它們在你的意識心流裡鐫刻下一道道的深溝,久而久之,那成為你看世界的慣用方式,你所戴的有色眼鏡。除此之外。你都視而不見。如果你所想的,只有仇恨報復,那麼這世界對你而言,也只有恨意無盡。如果你所想的,只有好勝競爭,那麼世界對你而言,將總是一個殺戮戰場,你停不下來,你的心沒有安歇之處。

有許多人曾經經驗過這樣的體驗:當你一輩子,或長時間以來,最痛恨、最過不去的那個業報對象,突然離世之後,一瞬間,你感到極大的虛空,你不知如何是好。幾十年下來的怨懟源頭,突然消失了,你覺得沒有可以倚附的藉口,你發現,你只有自己。其實,你一直只有自己。那個人,從來就不能影響你的生命──即使他或她曾因他的無明,帶給你深重創傷。但他是在走他的路,而你在走你的路。而你,可以決定你自己的路徑。

我不知道心理學分析、精神治療,能對哀傷,有多少實質的幫助。但是我眼見禪修的功效。特別是作長時間正規、有方法的禪修,總見到人們,打開他們的心,面對他們的痛。當你能面對傷疤時,那是第一步。眼淚還是有的,可是烏雲會漸漸隨著修行、修心,而消逝。有一天,你乍見萬里晴空,那是多麼深刻的喜悅!

這篇短文,寫給所有曾經傷痛、正在傷痛,或未來仍要受傷的人們,也希望我們都能夠轉向內心自觀,在心裡,發現到我們本俱的光明、和無有障蔽的喜悅!


(圖與文,蔡雅琴)

3 則留言:

story 提到...

這位香巴拉的朋友,你說出了我的心聲ㄟ…

謝謝你的分享,一起加油吧!

若您住台北,歡迎有空來台北香巴拉坐坐。

真的^^

Everyday Ink 提到...

謝謝。我在美國呢。
但是將心比心,人心是相通的。
回台北時一定拜訪...

匿名 提到...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