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1日 星期五

「自我」如同海市蜃樓的幻影

到底,我們以勃然大怒來保護的、是誰呢? 我們以妒忌和慾望來貪求的、為了誰呢? 不能使「我」快樂的原因,因為實際上,並沒有人在「我」的那扇門之後。「我」只是一個觀點,一個概念,一種迷思。根本上,它是對一個海市蜃樓的幻影的執著。我們攀緣於虛幻的製造物,產生岀各式各樣的負面情緒,企圖保護這個幻象。

身為統御(自我)者的大地君王和皇后,則知曉﹕快樂不從他處尋得,而是由內裡產生。離開「我」的伎倆才是快樂的成因,了解「我」的運作便是其第一步驟。這從禪修開始——每天打坐十分鐘左右——經由安定此心,我們連接到超越「我」空間,即蒼天。 蒼天是在我們用「自我保護」把心變小之前的天然開闊感。一旦我們的心變得較為平和寧靜,就能開始照見所謂「我」的堅實牢固,只是由諸多念頭、感受、情緒所造成的。

在禪修中,我們學習去了知、認識我們的念頭,而不因它們而採取行動。我們不再輕易地被外相所愚弄。因為看到了一切不過是自己的投影,我們的心變成柔軟有彈性。我們逐漸明白生命的流動情境﹕它不過是心的展現。再也不會像一隻狗般、跟著丟擲出去的短樹枝跑,來追逐每一外界的表象,我們如今好比是一頭獅子,觀察是誰在丟這根棒子——其實,是我們的心。

然後我們用聽聞、思惟和修行(聞思修),觀心與世界是如何在運作的,這是開發對本初善(basic goodness)之確信的途徑。我們領會到,成天,我們都在聞、思、修,然而聞思修的對象卻是在紊亂恐慌的思想和情緒上。打個比方說,當聽到我們的朋友、一對伴侶分手了,我們便開始思惟誰對誰做了什麼,然後發展我們的確定信心是誰應該遭受譴責。又如,聽到某個人賺了一大筆錢,我們於是在嫉妒上頭發展確信。我們的聞思修是不規則的、偶然的,所得的結論常常使我們走向負面性的態度。

這種短視的心態窒息了我們原本具有的能量。那自然本生的能量即是慈悲——藏文為「寧潔」(nyingje),意為「高尚的心」。在西藏唐卡繪畫中,諸佛常被描繪為盤坐在蓮花之上,這代表我們都具有願眾生咸得安樂的渴望。這自生的花朵是我們存在的核心。我們必須在心中創造更大的空間來滋養、培育它。對「我」的偏執將悶死這朵慈悲之花;它無法茁壯盛開。當我們設身處地為他人關懷設想時,我們便能讓這朵花燦然綻放。為他人著想,使我們的心變得更廣大,因它帶給我們喜悅。

摘自薩姜米龐仁波切所著《統御你的世界—適合現代生活的修心六法》Ruling Your World - Ancient Strategies for Modern Life。台北橡樹林出版。


2012年8月23日 星期四

當下就是良師

一般而言,只要是不舒暢,不管是什麼樣的不舒暢,我們都當作壞事看待。可是對修道人或精神戰士——渴望認清真相的人——而言,失望、尷尬、惱怒、不快、憤怒、忌妒、恐懼等等情緒卻不是什麼壞消息,它們反而能讓我們清楚自己碰到什麼事會退縮。每當我們寧願讓自己退縮或崩潰時,這些情緒卻教我們昂首挺胸,向內觀照。這些情緒很像信差,非常清楚地告訴我們卡在什麼地方。當下這一刻就是良師;幸運的是,這位良師隨時都在我們身邊。

有些人或事會揭開我們以往還未解決的問題。碰到這樣的人或事,我們都可以當作喜訊來看待。我們不必刻意獵取什麼東西,也不必刻意製造某種情境來試探自己的局限。生活中總是會出現這些懸而未解的問題,規律如同時鐘一般。

每一天,我們都有許多機會讓自己開放或封閉。如果我們覺得自己已經無法處理任何狀況,那其實就是探索自己的大好機會。情況實在太不像話了,太過分了;我們覺得自己簡直糟透了。我們不論如何就是沒辦法掌控大局,讓自己全身而退。我們不論怎麼努力都沒用。基本上,生命已經使我們動彈不得。

這很像你去照鏡子,卻看到鏡子裡面是一隻猩猩。鏡子在那裡照著你,你看到的東西實在很糟糕。你把鏡子轉來轉去,想讓自己好看一點。但是不論怎麼轉,你看起來還是像只猩猩。生命令你動彈不得,你要不就接受眼前的狀況,要不就推開,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

大部分人都不會把這些狀況當作功課來學習。我們「不自覺地」怨恨這些情況。我們像瘋了一般地逃掉。我們用盡各種方法躲避。我們碰上了危機,再也無法忍受了——藥癮、酒癮於焉而生。我們想緩和眼前的狀況,在裡面塞一點柔軟的東西;不管什麼東西,只要能減輕痛苦,我們就上癮。事實上,這個世界的物質崇拜就是源自於這種心境。我們已經發明了太多的方法來娛樂自己,我們總想讓自己遠離當下這一刻,把它尖銳的邊緣磨圓,把它的聲、光等等關掉,免得承受那痛苦的衝擊。

禪定是一項邀約,邀請我們到達自己的極限時,不要被期待和恐懼沖昏了頭。透過禪定,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意念和情緒,也可以放下這些東西。禪定令人鼓舞的地方在於,就算我們選擇的是封閉自己,也不可能封閉得不自知。我們會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封閉。光是看到這一點,便足以照亮無知所形成的黑暗。我們會看到自己如何逃避,如何閃躲,如何讓自己忙碌,免得自己的心被看穿了。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看到自己的心其實是有能力敞開和放鬆的。


香巴拉大阿闍黎佩瑪丘卓 (Pema Chodron) 所著,當生命陷落時,原文書名:When things fall apart : heart advice for difficult times
譯者:胡因夢、廖世德
第三章,當下就是良師

2012年8月17日 星期五

那一刻,見到大鵬金翅鳥...


那一刻,淡水河上方,見到大鵬金翅鳥...

攝影者,郭娟秋,台灣,台北,淡水河。

以下睿語摘自薩姜米龐仁波切著作,(點按鏈結)統御你的世界 - Sakyong Mipham Rinpoche, Ruling Your World, on Tiger, Lion, Garuda, and Dragon Four Dignities::


香巴拉四威嚴中的)金翅鳥高飛於青天,以鳥瞰的角度,觀照生命中的起起落落。因為能切斷、穿透種種意見、渴欲、及逃避的策略,那些使我們纏縛於「我」的繁密網絡,我們終能清晰明見,飛翔自由。我們看到,用一個不穩固的標準來衡量一己的生命,將使自己成為窮漢;那會縮減我們的視野,弄鈍我們智慧的寶劍。若是時時被對未來的希望與恐懼所控制著,又如何能夠活在當下這一刻呢?

思惟無常,結果將產生一顆這樣的心,對自己說﹕「以抗拒實相,苦撐著自我,不見得使實相就此消失。擔憂疾病和死亡,也不會增進我的健康,或讓死亡最終不至於發生。」當我們已經面對面地思惟過真理實相的本貌,在任何的情境底下,我們都能夠更為快活。我們不再浪費時間,垂頭喪氣;更不再懼怕變易。我們能夠以最勇猛無畏的方式行動,使自己從因襲俗成的心態中解脫﹕那慣性的心態,牢牢執著於一己對世界的期許,攀附於希望、或恐懼於事物的發生與否。

從金翅鳥誕生後第一次展翅飛躍到虛空之中,牠就能隨心所欲,無所不至;牠的翅膀是平衡的,既不被希望撐持飄浮,亦不被恐懼拖沈下落。金翅鳥確知,除了本具覺性,我們並不佔有任何事物,這給予我們住於虛空之自由。以金翅鳥宏大之心,我們能有一種平衡生活的智能彗性。舉例說來,一方面,當因交通阻塞而趕不上飛機時,我們不會太氣惱,因為自己的心具有足夠的寬宏大度,可以看清這不過是一回偶發的不便事件。在另一方面來說,若是有人贈與我們數千個飛航獎勵點數以供自己渡假之用,我們也不會太興奮忘形,好像自身的苦痛將永遠被解除掉一般。

這種能面對變易無常,不為所動的勇猛無畏,需要不斷的修習訓練。由於禪修時不斷觀照、放下起伏的妄念,逐漸地,我們開始認識、熟悉於那超越妄念的空間。繼續修行下去,那空間便越來越擴大──它是如此的寬廣無限,可以容納順應一整天裡所有發生的事情。當我們感到失望或興奮時,可以深呼吸一口氣,抬起頭來,望向天空,或微微一笑,來重新取得平衡,消融自己對事物的執著意念。我們並不是在表現不切實際的樂觀主義,而是在藉此學習放下,飛翔於本然實相的虛空之中。禪修顯示,心並非是堅實不變的,它不是泥土作成的。我們無法衡量本初善;但由於恐懼和希望的種種期待,我們開始想要測量所有事物。理解到變易的現實,我們接受得與失──但沒有希望和恐懼的攀緣。若能這麼做的話,我們會變得自然、自發地心情輕鬆愉快 。我們不再以固執己意來強行扭轉無常變易。反而,我們接受此刻所呈顯的,用它們來拓展自己的心靈和心智。

2012年8月2日 星期四

遙呼上師的一首詩


從我心底遙呼上師:
「敬愛的上師,你在何方?」
「有時,我的心就像狂風暴雨中的一尾小舟,
它紛亂無主,被業力的風吹得東漂西蕩;
無明的怒氣淹沒我,
熾熱的欲望讓我迷失;
我像一個永不滿足的深坑,
填不滿、定不下,
無法去愛、無能看清,
敬愛的上師,你在何方?」

「敬愛的上師,你在何方?」
「我冀望您引導我每一步的生命,
卻忘記了您的教誨:我們都是自己生命的主人;
當我不好好修行時,
我便充滿疑惑;
當我認真實修,
就看到你展現在我面前。
敬愛的上師,莫非你已在我心中?」

「敬愛的上師,
世界是這麼地亂,
眾生是這麼地苦,
我的心亦常受到貪瞋癡的襲擊,
從而忘卻生命的珍貴、萬象的美麗。
我是何等脆弱啊,
怎能像您一般強壯、堅定、深具對本初善的信心?
我在無盡之生死大海裡沈浮,
何處是兒家呢?」

「敬愛的上師,
您要我們活在命的每一當刻中,
在當下裡,我們會親面睹見你慈祥的面容。
您要我們勇敢無畏,
徹見無常、無我的真理,因而無求;
道徑本身,即是目的。
當我失聲呼喚:你在何方?
你在破空的朝日裡、
在草尖的露珠上、
在母親的笑容中,
在城市、在鄉下,
在壯烈與與卑微的瞬間,
在生命之旅的每一段里程,
你在那裡,未曾離開。」

「遙呼我敬愛的上師啊,
修行之道甚難,
生活更不簡單。
但當我看盡人世的虛空浮幻,
我能知道:
物質永遠填不完心的漏洞;
在心底深處,
我們其實都渴望去愛人,
也都渴望被愛的。」

「我敬愛的上師啊,
在我身邊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物上,
我看見您慈悲的面容;
在我遭遇的痛苦與喜悅裡頭,
我知您亦與我一同流淚、歡欣,
隨眾生之心弦而脈動。」

「所以我將這麼做:
把您,敬愛的上師,
深深嵌入我心中。
當我觸摸我的心、
觸及眾生的心,
我會確知,你就在此處。
請讓這虛弱無助的修行者,
在冥冥暗世跟隨你的明燈前行。
您的明燈,正是我的心燈;
您的風馬、與您的笑容,
為我指出了東方大日的永恆覺醒。」

圖與文:香巴拉人,晶聖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