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8日 星期二

「上師」是我們的「善友」

「上師」這個名詞,在西方恐怕是被濫用了,不如以「善友」(spiritual friend,又譯善知識)相稱為妙。因為法教強調心心相印,那是彼此溝通,不是崇高的開悟者與悲慘的迷惑者之間的主僕關係。

在主僕的關係下,崇高的開悟者甚至可能看來不是坐於其座位上,而是浮身於空,居高臨下,向我們垂視。他的聲音穿透、遍滿虛空,他的一言、一咳、一動,也都成了智慧的表現。但這是夢想,不是事實。上師應是善友,他把他的品質呈現給我們,一如瑪爾巴之於密勒日巴,或那諾巴之于瑪爾巴。

瑪爾巴呈現出他為農夫瑜伽士的特質,他有七個子女和一個妻子,他照顧他的農地,以種田維持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但這些活動只是他生活的尋常部份。他愛護弟子,一如愛護莊稼和家人。他做事徹底,注意生活細節,以致他不僅成為勝任的父親和農人,而且成為勝任的上師。瑪爾巴的生活方式裏,根本沒有物質上或精神上的唯物。他並不因強調精神性而忽視他的家庭、或他在身體上與大地的關係。你若在精神上和身體上皆不唯物,那就不會偏重於任一極端。

你若僅因某人赫赫有名、著作等身、信徒成千上萬,就選擇他做你的上師,那對你也是沒有助益的。你所應依據的準則該是看你能否與他直接、完全地溝通。你自欺的程度如何?如果你真的對你的善友敞開自己,那麼你就一定會跟他合作。你能適當地、完全地向他傾吐肺腑之言嗎?他對你有什麼瞭解?他對自己又知道什麼?這位上師真能看穿你的面具,而恰如其分的與你直接溝通嗎?尋求上師一事,似乎應以此為準,而不是根據他的名聲或智慧。


摘錄自邱陽創巴仁波切《突破修道上的唯物》 Cutting Through Spiritual Materialism。繆樹廉原譯。
圖片:大譯師瑪爾巴尊者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知悉師姐推廣的翻譯活動,非常隨喜!師姐為什麼選這一本呢?就末學所知, 上師還有例如【crazy wisdom】等等著作,是因為這一本篇幅精簡嗎?

Yeachin Tsai/ 蔡雅琴 提到...

是的,我(們)將繼續推廣其他香巴拉法教精彩篇章... 歡迎您參閱左側欄「教法篇」其他已經介紹過的文章。謝謝你!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此書現已絕版,但有再版之計畫,故在此先行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