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日 星期三

作為上師的妻子:我和邱陽創巴的人生 - 出版!

作為上師的妻子:我和邱陽創巴的人生 Dragon Thunder: My Life with Chögyam Trungpa,這本讓人期待已久,由創巴妻子 Lady Diana Mukpo 所撰寫的傳記書籍,由台北橡樹林出版社在本月十號正式發行。英文原作者:黛安娜.J. 木克坡,與卡洛琳.蘿絲.吉米安(Diana J. Mukpo & Carolyn Rose Gimian),中文譯者:吳茵茵女士。為讓讀者能夠深入閱覽這位具爭議性的藏教大師之生平與教法,筆者在此謹獻上此文,以供讀者作為參考之用。願 悲智之佛法廣傳,菩薩勇士精神相繼!


龍之聲,地之動
──讀戴安娜夫人的邱陽創巴仁波切傳記



這是一本極為誠實、極為親密的、關於創巴仁波切不凡人生第一手的側寫傳記。寫書的人亦是同樣的不平凡──她正是十六歲時即不顧一切而嫁給仁波切的英國女子,戴安娜夫人。經由戴安娜夫人真誠懇切、毫無隱瞞的心路歷程之講述,我們看到了這位把佛教帶入西方的先驅大師──邱陽創巴仁波切生命的困頓、轉變,和他無畏、無我的犧牲奉獻。我們也看到戴安娜夫人不渝的至情與虔敬,使得人世間紛紛擾擾的愛取爭執,昇華成大愛的超越和永恆。他們共經的旅程交織著風雨雷電,絕非一帆風順;他們也見證了佛教傳入西方的艱難過程與無限可能。書中的文字,平鋪直敘、無有做作,但在這些看似平常的故事底下,我們卻見到了波瀾洶湧的壯闊大海,其中匯聚了無數勇士菩薩的血淚、辛酸、挫折、與尊嚴。


閱讀本書的三把鎖鑰


然而,閱讀如此宏觀、豐饒的一本書,若無先具備有一個開放的心態,以了解創巴仁波切教化西方弟子之時代與文化背景,以及仁波切本人特異不尋常的接引方法,我們極有可能因道德常理的批判而對創巴仁波切當年的行為產生重重誤解,這樣的誤解只將障蔽我們深觀其教法奧祕的機會。我們可以從外、內、與祕密三個層面,分析歸結出三把閱讀、理解本書的鎖鑰;此三點分別是:時空背景、瘋智行徑、與香巴拉覺悟社會之緣起。以下,我們可以試著用這三把鎖鑰來切入這本傳記:

第一,就時空背景而言,六○、七○年代的美國,是一個探索、追求、狂野的年代;「嬉皮」世代摧破了中產階級拘謹、保守的屏障,越戰與和平之訴求打開了人們向來狹隘的視野;在尋找靈性解脫的同時,饑渴的大眾常常誤入各式各樣的陷阱──他們或固著於外相,或顛倒於斷常(二邊),以致於種種向上的追求,變成了糖果和蜜奶,雖然暫舔滋味,但毫無究竟可言。為對治此一「精神性之唯物主義」的迷思,創巴仁波切不顧強烈的反對與攻訐,毅然決然地捨棄他的僧人戒律,以徹底融入當時眾生之情境:體會他們的心態,運用他們的語言,幫助他們超脫其迷障。

其次,就他所顯現之離經叛道的「瘋智」(crazy wisdom) 行徑而言,正如香巴拉出版社負責人山姆·博秋茲於書末所提到的:「(仁波切)的一生呈現多種不同的樣貌:如僧侶、結婚的喇嘛、父親、瘋智瑜伽士、大學創辦人、藝術家、君主等等。在梵文中,像創巴仁波切這樣的人被形容為大成就者,mahasiddha──大成就者不只透過修行、研讀和了證而有大成就,他也超越一般社會期望或行為的限制。」創巴仁波切狂放的、應機施教的手段繼承了其上師堪布剛夏的「瘋智」傳統──但這必得是先有智慧,才有瘋狂,而不是一味的標新立異、自以為狂。瘋智體現者所展示的是無盡的智慧慈悲與方便善巧,其所擁有的是一顆與眾生之痛苦共同脈動、滴血、真實無偽的心。為此,他們渡生的顯化,往往突破世俗的框架──如仁波切為點醒其友阿貢仁波切,不惜在桑耶林撒尿相諫的離譜行為;或是仁波切其他即興、激烈、突破形式的狂誕教化方式。古來,在印度密續佛教中有所謂的《八十四大成就者傳》(The Lives of the Eighty-Four Mahasiddhas) ,記述了瘋智大師各種的癲狂事蹟。然而,這絕對是非凡之人能行的非凡事業,不是我們一般人所能揣度、或模擬的。

第三,創巴仁波切本身除了是藏傳佛教噶舉派的轉世祖古,並兼持寧瑪派之傳承,同時,他更是一位稀有的伏藏師(terton),揭露適合時代迫切需求的尊貴法教,特別是發掘了香巴拉伏藏(Shambhala terma)。創巴仁波切與香巴拉伏藏的淵源起自於他年少時在藏地所親見的靈視(vision),與他日後在北美七○年代中期陸續接收而得的香巴拉心意伏藏。據仁波切所述,「這一系列的香巴拉伏藏不是由蓮花生大士直接傳授,而是來自蓮師的化身──林國的格薩王,也來自香巴拉王國歷代利格登王的心。」。在創巴仁波切弘法於北美的十七年之中,後期十年間,即以弘揚香巴拉的覺悟社會為主;他因此創設了許多嶄新的佛教語彙,如本初善(basic goodness)、東方大日、四威嚴,各式的規制(如香巴拉訓練、金剛護法),和各種象徵之旗幟、標章等。實現一個香巴拉的覺悟社會是創巴仁波切念玆在玆的願景視見;其基礎是眾生咸具本覺性,經由無畏與溫柔的勇士智慧,堅定不移的戒律,以及生起風馬之能量、慈悲光燦的信心,來達成。香巴拉不見得是一個遙遠虛幻的淨土國度,卻是一種當下存在之完足飽滿、清明覺照的狀態。

不了解香巴拉的原理原則,就無能理解到創巴仁波切的心血精髓;而若無法自現象界的感官覺受中深體實相的精微無垠,也就無法進入香巴拉之廣大神奇、不可測度的世界。


讀者可能面對的挑戰


對於大部分的讀者來說,也許書中的某些部份,會令他們讀來瞠目結舌、不知所措。這些挑戰包括仁波切與女人的關係、飲酒過量等行徑;戴安娜夫人於此書裡直言不諱地描述了這些事實。對於她自己與仁波切親密關係的羅曼史細節,她更作了詳實、生動、坦白的直述,尺度上或者超過一般讀者對所謂「精神上師」的期許。創巴仁波切曾告訴過當時年輕的戴安娜:「我最愛的是上師,我的上師就是佛法;佛法永遠是我的最愛,但妳永遠是我的第二愛。」終其一生,仁波切有多位女性的伴侶,但戴安娜夫人理解其舉遠超越性行為本身的黏膩攀執、而是一種與另一眾生全然無隔的親近方法。誠然,這樣的行為引人非議,但我們可以確信的是,創巴仁波切畢生謹持菩薩戒律:「絕不傷害任一眾生」。他的所有作為都是公開的,毫無任何的矯飾隱瞞;人前人後,他始終表裡一致。

我的學佛背景,起始於大乘的漢傳佛教禪淨二宗。一開始,之於創巴仁波切所碰觸的佛教禁忌,我亦頗覺難以置信、難以理解。在我早年親近香巴拉法教的時日裡,我曾與多位仁波切早期的弟子們討論過這些問題,其中,也包括數位仁波切的「明妃」。然而就我所匯集的印象中,性之本身,似乎從來不是重點;反而,她們的感覺是「與性無關」,或者甚而經驗到「巨大的溫柔、與開放」。再者,就飲酒這事來看,從外表上,創巴仁波切似乎是以酗酒將自己推向生命的終點,可是,身為密乘大師的他多年以前早知自己壽命的年限──一切他早有預見。而今,從創巴仁波切的眾多弟子當中,我們所見的,是這些人的全生命,因仁波切智慧與慈悲的光熱,而獲致徹底的轉化…… 他們不但身心皆轉向佛法,亦自修、利眾,成為延續香巴拉法脈的行者和導師。這樣的事實是有目共睹、不容置疑的。我們一般人總愛用自己有限的心思來批判、評斷他人的行徑,但其中有多少是我們自己的臆想、有多少是真相之本身?那是難以確定的。

戴安娜夫人在紐約的一場演講中,曾提起她要寫這本書的動機:「與其讓其他人以各自的角度來為這些故事加油添醋,不如由我自己來說吧。」喧囂俱寂聽天籟,塵埃落定則見真:在他入涅二十餘年後,創巴仁波切的教法現是更為光耀、更普照世間──真理的力量,畢竟是超越時空、無遠弗屆的。


法道旅途的艱危之處


創巴仁波切從不鼓勵弟子模傲他的舉動行止,反之,他深深告誡他們「自欺」之危險。修道之旅的歧途甚多,不論是精神性的唯物、或是自我驕慢的膨脹,內心的戒行若不精嚴,只有加速沈淪一途。創巴仁波切本是金剛乘大師,有能力「轉煩惱為菩提」,但就我們常人而言,究竟是在轉煩惱、還是被煩惱所轉,這其中有天淵之別,不可不慎!在創巴仁波切圓寂、攝政王陷入愛滋病事件時期的香巴拉,便經過了一個無可比擬的、極為嚴苛的考驗;這一直到創巴仁波切的法嗣暨子嗣──薩姜米龐仁波切正式昇座、領導香巴拉團體進入另一新的紀元,這些巨大風浪才漸次平息。創巴仁波切身為第一位當世之「薩姜」(大地怙主),稱為龍薩姜(Druk Sakyong):天龍雷鳴,大地震動,他這一生所傳揚的、結合出世和入世、絕對與相對真理的不二法門,已隨著時日遷移而功用彰顯;他的勇士大愛綿延久長,智慧法身常溫暖人間。

也許,最重要的,不管你是不是一個佛教徒,只要你會被人性的真、善、美所觸動,你都能在閱讀這本引人入勝的書裡得到啟示。因為這是一位真情至性、坦率勇敢的女子與一個偉大生命的的交會記錄;它無有終點,只有不盡的愛與懷思。戴安娜夫人書中後部引用那首羅伯特.本斯(Robert Burns)之歌詞所顯示的、對創巴仁波切的永恆感念,非常令人動容:

對於你們所有身陷愛戀又無法自拔的人
我同情你們承受的苦楚
因為我已親身體驗,知道你們的心中充滿悲痛──
那沒有人可以療癒的哀傷。



三寶弟子,香巴拉人,
蔡雅琴 謹誌
2009年三月,台北(本文收錄於《作為上師的妻子》一書中)


附註 1:讀者若要對英文原著作一略覽,請點按以下網頁 (左上角 Look inside) - Dragon Thunder: My Life with Chögyam Trungpa.

附註 2:黛安娜夫人是盛裝舞步 (dressage) 的專業騎士,如果您對什麼是盛裝舞步感到好奇,夫人在書中提到:「盛裝舞步是坐騎的長期體操訓練,過程緩慢而仔細,利用馬匹的自然動作與步伐,讓牠變得能夠與騎師高度配合... 盛裝舞步是坐騎與騎師的結合,不只是兩者身體上的合作,訓練要能成功,還得兩者心意相通。盛裝舞步的引人之處,部分在於它促成、並仰賴坐騎和騎師如此親密且毫無障礙的溝通。」這裡還有一段黛安娜夫人競技之英姿,歡迎您瀏覽:http://www.youtube.com/watch?v=Zm2DXckmfks

附註 3:欲請閱此書,可點按此一鏈結 - 作為上師的妻子:我和邱陽創巴的人生


附註 4關於「瘋智」Crazy Wisdom 一詞的翻譯 -

1. 在創巴仁波切的著作《Crazy Wisdom》,《The Myth of Freedom》,《Journey Without Goal》和《The Lion’s Roar》(Shambhala Publications)及其他多本著作中,他對「瘋智」,(或譯顛慧,狂慧,瘋行者等等)有極佳描述: Carzy wisdom, 藏文是 yeshe chölwa, wisdom run wild。瘋智的本質,你完全沒有策略、觀念,你只是全然開放;完全直接地與清明,或覺醒的心,相連結。瘋智亦是蓮花生大士的展示化現之一。截然不同於一般的瘋顛,瘋智是基於當刻真理實相之直觀、無畏的行動。是為大圓滿證悟深見之能量展現。

2. 最近還有一本邱陽創巴仁波切在1974年時,所講的關於禪與金剛乘的論文剛被集結成冊:The Teacup and the Skullcup,茶杯與顱器。書中創巴仁波切引用譬喻和幽默的故事,闡述這兩個偉大傳統的相同和相似之點。創巴仁波切說:「... 禪與金剛乘的相異之處是,金剛乘是瘋癲(crazy)的,而禪是狂野(wild)的。我想這是相當安全的說法。禪的狂野是相當驚人的,像是那禪師燃燒木佛以取暖的故事(譯按:指丹霞燃佛)。... 禪的狂野是基於般若慧(prajna),最勝知,的原則;而金剛乘的『瘋智』(crazy wisdom)則是基於大手印(mahamudra)的原則。」

7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善哉!非常高興,請問師姐是否還知道其他 持明主創巴仁波切在台灣將要出版的書?

Yeachin Tsai 提到...

是,還有一些書要出... 希望讀者踴躍反應!

有香巴拉的(中文)新書會隨時知會大家的!

匿名 提到...

是哪幾本呢?非常高興啊!已經有的開示如《突破》一書一直是我道上的明燈, 持明主的開示是無與倫比的!

Yeachin Tsai 提到...

啊,我也非常期待!讓我們看因緣如何成熟,會有哪些書漸漸印行出來...

另外,香巴拉英文方面的著作,也一直在整編、出版中呢。

匿名 提到...

請問"突破修到上的唯物"還會出版嗎?台灣已經買不到了!!

Yeachin Tsai 提到...

應該會的... 讓我們看眾緣聚集之力吧。

祝 吉祥增上!

匿名 提到...

前兩天去逛誠品書店
在新書區看到作為上師的妻子
真令人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