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1日 星期六

來自薩姜王母的訊息

各位親愛的香巴拉朋友們,新年快樂!香巴拉的總導師,薩姜米龐仁波切,日前在尼泊爾閉關;仁波切的佛母,敬愛的薩姜王母,向全體香巴拉人捎信致意。以下是信函的內容:



致所有香巴拉人,

獻上來自光燦但寒冷的尼泊爾的問候!

我想與你們分享的是,(小公主)傑尊竹嫫已經開始走路了。當我們兩個月前剛剛抵達尼泊爾的時候,她很熱衷於爬行,並開始走了幾步,但現在她可以到處走跑了。薩姜說,照顧她就好像是在作運動一樣!

另外,我要欣喜地報告:經續灌頂(Kama abhishekas)與口傳都已圓滿完成(編註:繼兩年前巖傳──伏藏傳法之後,薩姜又於南卡竹美仁波切處受了完整的佛法經續灌頂)。之後,我們有一些家庭相聚的時間,然後薩姜便進入閉關。經過這樣繁忙的一年,我很高興他能有一些自己的修行時間;但我們也真的期待他在未來數日內出關。不久之後,我們即將回到西方。

過去數個月來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時段。這是第一次傑尊竹嫫能見到她在(亞洲)這裡的許多親戚,也是讓我與家人團聚的一個機會;還有,我感覺到非常珍貴稀有的是──能從我的父親、南卡竹美仁波切接受佛法經續灌頂。接收如此有力量的古老傳承教誨,使我認識到香巴拉的視見、以及我的丈夫(薩姜)所做的工作是何等重要!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世界似乎更需要這種善正良好的佛法。

我希望大家都很好。我寄與大家最勝的祝願與祈禱,並期待與你們再度碰面的機會;希望你們皆有機會看到我們的香巴拉小公主。扎西德勒!

以愛和尊重,
薩姜王母


英文報導請參閱 - Message from the Sakyong Wangmo in Nepal

2011年12月27日 星期二

香巴拉:薩姜開示「我們本具的高尚品質」


薩姜米龐仁波切:「高尚的品質」,是我們大家內在本具的質地。生命即是帶出此一高尚品質的過程。每天,我們都可以選擇自己是否要呈顯出這種德行。當我們展現高尚德行,生活將更為順利、更具意義,並更強而有力,最終我們將會過著更幸福、更有力量與意義的生活。這些品質是:慈悲,智慧,智性,專注正念──一種留心於我們所作所為之感。這所有的品質都是與生俱來的,它們是你、我的一部份,是我自己的一部分,也是所有眾生的一部份。首先僅只是開始去信任這品質、開始相信它。這也正是禪修的主旨:我們信任它、並實現它。我們每天花幾分鐘打坐,並安適其中,對這些品質感到有信心。禪修便是「熟悉」、對其熟悉,專注於這些品質之上。當我們這麼做時,我們開始發覺這些品質並不存在別處,它們是我們與生俱有的,存在於我們生命的每一刻中。

所以這過程中的大部分其實是信心、信任。但這些並不是一種我們道聽塗說來的事物,而是傳自古來許多偉大的上師、禪修者、喇嘛的教導傳承。但在現代,我們如何可以導引出這些品質呢?我們要對這一點具有信心,而後由此更為為慈悲。當我們更具慈悲,我們會察覺其他人需要什麼,對他人會懷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即仁慈,這便是一種高尚的品質。這力量會使得生活變得較少障礙。很多高尚的品質,基本上是我們去關懷他人;在某種意義上,對自己最好的事便是關心他人。它具有強大的力量,亦能克服阻礙。

對於許多人來說,我們的障礙多是以自我為中心,我們忘記了他人; 我們變得吝嗇,而非慷慨,變得散亂,而非專注,變得善忘,而非憶念聰敏。因此生命是彰顯這些素質的過程。由我們每天這樣實踐: 相信自己,信任他人,我們絕不是輕易受騙上當,或為人所利用;當我們這麼做時,此高尚品質具甚大力量,它們能改變我們的生命。最終,它們能使我們的生命非常具有意義,深化而深刻。

我鼓勵各位思惟你所本具的品質,你的豐富性;去體驗它,然後再開始推己及人,你將看到我們的生活開始改變和發展,而變得更加堅強有力。


請點按YouTube香巴拉官網:薩姜開示「我們本具的高尚品質」


翻譯:台北香巴拉張文馨居士,整稿:蔡雅琴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一

新年佳節愉快,瑞雪紛紛降于香巴拉!

北美冬天,連香巴拉YouTube官網也下雪了(點按螢幕右下角的“雪花”標記,雪花轉為紅色後,你會開始看到雪花片片落在薩姜.米龐仁波切的身上)!http://www.youtube.com/user/ShambhalaChinese


祝大家佳節快樂,新年吉祥,道業更形增上!也歡迎您隨時進入香巴拉網站聆聽香巴拉法教之影音!新的教學錄影開示將不定期上傳公告。敬請期待!

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香巴拉法教的起源



為能開展香巴拉勇士的旅程,打開我們的心扉,並發展覺醒的無畏,我們需要有個人親身對純正、真實,以及對本初善(basic goodness)的體驗。然而,為了能夠順利地行走在這旅途上,有一個好的嚮導,是非常必要的。最終而言,要放棄我們自私自利的「自我」,只有在我們有一個鮮活的典範,一個親證的實例,樹立在我們面前時,才有可能。這即是香巴拉的「傳承」之意。在香巴拉的世界裡,對清明智慧完整的實證解悟,能夠一代一代地相傳於人類的身上;而他或她,更可以將此智慧具體化,並廣宏於世。

香巴拉法教的起源

據說,香巴拉法教,是由佛陀親自傳授給香巴拉的第一位國王,達瓦·桑波。達瓦·桑波國王向佛陀虔誠請法,佛陀回問:「你需要什麼樣的教導呢?」國王的回答是很清楚的,他希望得到一種既能幫助他、又能幫助他子民的教示,然而,這種教授,並不需要他們剃度成為一名僧侶,或放棄他們的生計、和他們的感官覺受與俗世責任。佛陀於是遣出在場僧眾,並傳授了第一個香巴拉的法教。

法教傳到西藏:蓮花生大士和格薩王

蓮花生大士,是把佛教帶入西藏的主要大師之一。他被認為是佛陀的再現;他是一個極具成就的密乘大師,以無畏和不屈不撓的方式,把完整的佛教教法傳到藏地。林國的格薩王,則是西藏格薩王及其他無數史詩中的英雄,但他並非僅僅是一個神話傳說裡的勇士,他被視為一位完全開悟的國王,運用香巴拉的法教,來統御他的國度。由於以佛教來構建社會,他大大增長了佛法在西藏的生根與傳播。

法教傳播到西方、及世界──邱陽·創巴仁波切

邱陽·創巴仁波切(Chögyam Trungpa,1939-1987)是一位備受崇敬的禪修大師、學者和藝術家。他是七○年代將佛法帶入西方的先驅者之一。他傳授金剛乘佛法於西方弟子;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博德市設立那洛巴大學──北美第一所受佛教啟發而興建的大學;並創設結合禪修與世間修行之道的香巴拉訓練課程,以及香巴拉中心──遍佈世界各地的修行、閉關中心。他也著作了數十本關於佛法、禪修、藝術、詩歌和香巴拉勇士之道等書籍,包括《我從西藏來》、《突破修道上的唯物》、《自由的迷思》、《動中修行》、《東方大日》和《覺悟勇士》等。

創巴仁波切出生在西藏東部,一歲時,他被認證為轉世祖古(Tulku)。他是東藏蘇芒寺系的總住持,西藏佛教嘎舉和寧瑪兩派傳承的持有者,曾受學於「利美」傳統──不分派運動之著名上師蔣貢康處(Jamgon Kongtrul of Sechen)。十八歲的時候,創巴仁波切取得了「堪布」的學位(相當於神學、哲學和心理學的博士)。在西藏期間,除佛學外,他也研修傳統藝術,例如書法、詩歌、舞蹈和唐卡繪畫。

一九五九年中共入侵西藏的時候,邱陽·創巴仁波切逃亡至印度。在那裡,他被達賴喇嘛尊者指派為「青年喇嘛學校」(Young Lamas’ Home School)的精神導師。一九六三年,他前往英國牛津大學擔任特別研究員,研究西方哲學、宗教、藝術和語文。一九六八年,他在蘇格蘭成立他的第一個正式的佛法中心桑耶林(Samye Ling)。

一九七○年,創巴仁波切應邀到美國教學。他以科羅拉多州博德市為基地,走訪各處進行教學傳法,並在美國、加拿大和歐洲成立多所禪修中心。他在一九七三年創立「金剛界」(Vajradhatu),這一國際性的學會,配合協調這些中心的種種活動。此外,創巴仁波切也建立了那洛巴學院(Naropa Institute,日後成為那洛巴大學),是一所結合了哲思研習和人文藝術課程的創新學院。一九七六年,「香巴拉訓練」(Shambhala Training)正式成立,創巴仁波切發展出一系列的禪修進階課程;他還把香巴拉原則,結合應用在傳統的東方藝能訓練之上,例如戲劇、插花藝術和弓道等。

一九八六年,邱陽·創巴仁波切移居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省哈利法克斯市。一九八七年四月四日,他在該地圓寂。總共十七年在西方教授佛法的短暫時間裡,創巴仁波切的成就是深遠非凡的。光就經典的《覺悟勇士》英文一書,自一九八四年在美出版後,至今,已被翻譯成十六種世界語言,發行八十萬冊,利益眾生,無遠孚屆,已遠超越地域、文化、宗教的藩籬。現在世界各地的大小香巴拉禪修、閉關中心,亦多達兩百座。他所強調之眾生本具的「本初善」,他的宏觀眼界、奉獻無私與無盡慈悲的精神,深深啟發著所有的學生,以及那些未曾謀面、僅僅閱讀過他的書籍的真摯求法者。

香巴拉世界的誕生

當邱陽·創巴仁波切初抵西方時,他開始教導有興趣的學生佛法及禪修。他吸引了為數眾多的學子,修學傳統的西藏密乘佛法。然而,讓人有點出乎意料的是,在種種已經奠基的成就之上,一九七六、七七年間,他開始對弟子們引介香巴拉教法,這是一個更廣泛、更具普世性的、結合精神修行與屬世生活之道的修習法門。

然而,這一切並不是突如其來的。自少年時期起,創巴仁波切已是一個頗負盛名的「伏藏師」(岩藏法之發掘者),他曾有多次對香巴拉傳承的親見靈視,他也已經多方研究了關於香巴拉的各個教法及記載。在他逃亡至印度數個月的艱辛旅途當中,他更著手撰寫關於香巴拉的文稿,可惜的是,在倉促渡河之時,約有一千頁的手稿,被洪流所吞噬。然而在創巴仁波切的心願之中,他一直思索著如何能夠把這一個深奧豐沛的傳統,鉅細靡遺地介紹給大眾。

從一九七六年開始,這一珍貴的法教,終於開花結果。 創巴仁波切自言,他只是「接收並寫下」這些經典,因此是為心意伏藏(mind terma),完全不是他個人的杜撰創造。創巴仁波切開始向學生們傳授教法後,「香巴拉訓練」於焉誕生。

目前,創巴仁波切的子嗣、及法嗣:薩姜·米龐仁波切,是世界各地香巴拉中心的總領袖,以及主要的導師。



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解脫自我的纏縛──米龐仁波切的詩歌音樂短片


每天,從早到晚,我們都被自我的魔咒,給緊緊纏縛著。成天我們想的只是「我能得到什麼好處?」但是,我們不知道的是,這個念頭,正是一切痛苦的來源;如果我們能轉心向外,為他人多多設想,實際上,可以為我們帶來真正長久的幸福安樂。 以下是薩姜米龐仁波切出版的一片音樂CD──What about me? 的中文歌詞翻譯。有興趣看MTV的朋友,也可以到以下網址觀看由米龐仁波切的弟弟格薩.木克坡所編製的、由米龐仁波切親自唱唸,以紐約市為背景、探討自我迷思的音樂短片:

請點按 YouTube 鏈結: 
What About Me? 米龐仁波切詩歌音樂短片



「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By Sakyong Mipham Rinpoche

「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那是我每天早上的第一個念頭;
「有什麼好事發生在我身上?」
是我每天晚上最後的一個念頭。
這個念頭,究竟帶給我什麼呢?
它是否帶給我
更多的朋友、
更多的愛、
更多的喜悅呢?

它該早就發生了,
其實,我早該擁有許許多多的喜悅,
因為每天,我都在唸誦這個心咒。
事實上,說起來真不好意思,
整天,我都在唸誦這個咒語,就像是心臟的跳動,
「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當我早上沖澡的時候,
我想著: 「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我希望這淋浴使我快樂;
我希望這個吻使我快樂;
我希望這頓午餐使我快樂;
我希望這件衣服使我快樂;
我希望這個甜甜圈、這杯咖啡、這場新的戀情、這份新工作使我快樂……
「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這種新的靈修,
這部新電影、新的音樂CD,
會使我快樂、快樂、快樂、快樂……

這個新的城市,
這個新的國家,
這個新的星球,新的宇宙,
會使我快樂……

你知道嗎?這以上的諸事,沒有一件,
會使你真正快樂。
除非你做一件很簡單的事:
把「我」改成「你」,把「我」改成「你」。
讓我們一早醒來,嘗試一點新鮮的事情,
改變那單調不變的慣性,
而且這樣說,
「希望你快樂,」「希望你快樂,」「希望你快樂。」

當我給你一個深吻,
沖澡、疊被子,
當我躍舞,希望你快樂;
當我遞給你電視遙控器,
希望它使你快樂,
當我獨自坐在太陽晒過的長椅子上,
當我感覺到陽光,和那輕風,
希望它使你快樂。

當我只是看著你,
凝視入你的眼睛,
希望你快樂。

而且,你知道嗎?
當你快樂,我就快樂。
那是不變的公式。
先是「你」,再來才是「我」,
那是快樂的真義──
快樂僅僅是: 你的心,自由自在,
一顆從「我能得到什麼好處?」中解脫自由的心。



照片及英詩中譯者: 蔡雅琴
譯者小誌:原詩最後一句是: A heart free from "What about me?",我翻譯時加了進去,以使語意更完足。"What about me? "的原詩作,現收錄在《Snow Lion's Delight》, by Sakyong Mipham, published by Kalapa Court. 原詩與這首歌詞稍有出入,仁波切在唱念的時候簡化了一些。英文之歌詞如下:


Sakyong Mipham

What about me?


"What about me?"
That is my first thought every morning,
"What happened to me?"
Is the last thought every night.
Has this got me gotten me anywhere──
any more friends
Any more love
more joy?

It should have by now,
In fact, by now, I should be a bundle of joy,
Because I said this mantra everyday.

In fact, it's embarrassing, I say this mantra,
All day long.
Like the beating of my heart:
What about me?
What about me?

What about me?
What about me?

When I take a shower,
I think: What about me?
I hope this shower makes me feel happy,
I hope this kiss makes me feel happy,
I hope this lunch makes me feel happy,
I hope this clothes makes me feel happy,
I hope this donut, this cup of coffee, this new affair, this new job……
What about me?
What about me? What about me? What about me?

This new spiritual practice,
This new movie, this new CD, Oh, this new CD,
Will make me happy, happy, happy, happy……

This new city,
This new country,
This new planet, this new universe, makes me happy.

You know what, none of these, will make you real happy,
Unless you do one simple thing,
Change "me" for "you", change "me" for "you",
Let's wake up in the morning, and try something a while,
Just break up a monotony
and say, "May you be happy,"
May you be happy, may you be happy.

When I give you a big fat kiss,
Take a shower, make my bed,
When I dance, may it make you happy,
When I give you the remote control,
May it make you happy,
When I sit on a hot bench myself,
When I feel the sun, and the breeze,
May it make you happy;

When I just look at you,
Stare into your eyes,
May you be happy.

And, you know what,
When you are happy , I am happy,
That is the formula, first you, then me,
That's all happiness is──
It's just the heart been free.

2011年12月18日 星期日

薩姜王母與陰柔原則──昇座大典錄影

2008年八月十七日, 寧瑪派尊聖的貝諾法王,在加拿大哈利法克斯(Halifax, Nova Scotia)的香巴拉總部,為薩姜米龐仁波切的新婚妻子——康卓次央,舉行香巴拉薩姜王母(Sakyong Wangmo)授權昇座大典。世界各地的香巴拉信眾都踴躍參與了這歡欣喜悅的盛大儀式,並一同修法慶賀。

關於這一段世紀姻緣的殊勝始末,歡迎參閱:大愛、法愛

首次的薩姜王母昇座大典,是在1977年,由多傑·札都(邱陽創巴仁波切),授與他的妻子戴安娜·木克坡夫人;其後,1982年時,頂果欽哲法王又為創巴仁波切和木克坡夫人舉行了授權儀式。

薩姜王母,大地護佑之威力女性,是陰柔(女性)原則的化現。陰柔原則是指溫柔與和平的能量,代表空間(空性)的無限涵容性。龍薩姜(創巴仁波切)曾說,「空間,是母性原則,能防護由自我之衝動而導致的發展。」

陰柔原則(feminine principle)和平的母續傳承,與陽剛原則(masculine principle)無畏的父續傳承相對,而薩姜,和薩姜王母,正是這兩種基本能量的具體顯現。香巴拉的教法與傳統之所以能如此強而有力,因其確認、運用這兩種本質的能量,以作為一個健全和真摯的人類社會之努力基礎。

不論我們本身是男是女,我們其實都具備這陰與陽、智慧與方便的本質。作為一個香巴拉勇士,我們的修行,仍須回歸到最基本的「本初善」,如米龐仁波切在《統御你的世界》一書中提到的:「我的父親曾對我的一個親教師提示過,教養未來的薩姜或薩姜王母——大地怙主之君王或皇后——有如教養天空。天空能覺知,理解,涵容萬事萬物;沒有界限——只有無盡的可能性。教育我們自己成為薩姜,因此並不是一件辛勞苦力的工作。這過程充滿了欣賞、好奇、和愉悅。我們在培養對本初善的確信,和我們高尚的品質。當我們與本初善相連結時,它能啟發我們的每一呼吸, 每一行動, 每一思想。以此產生的光輝和信心,便能成就所有心之所願。這也就是我們如何統御世界之道。」

從錄影帶中,您可以看到在大典最後,薩姜與薩姜王母,和大眾齊唱「香巴拉讚歌」。薩姜的欣悅之情,溢於言表!

與您分享薩姜王母昇座大典YouTube 錄影帶:香巴拉:薩姜王母昇座大典   

更多關於薩姜王母昇座大典的新聞報導,請到以下英文網址閱讀:
薩姜王母昇座大典

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YouTube: 薩姜米龐仁波切略傳


隨著《心的導引 - 從忙亂到安住的藝術,調心九階段》,以及《統御你的世界 - 適合現代生活的修心六法》(以上皆由橡樹林出版),亞洲地區越來越多的中文讀者,開始對薩姜米龐仁波切感到好奇與興趣。

筆者在美追隨薩姜米龐仁波切多年,對他個人的修持,學識教授,與擁抱世間的人生態度,一開始是深感驚奇,後來則是讚嘆佩服。畢竟,這是廿一世紀的佛教世界,我們對佛教的期許心態,為什麼不更為開闊一些呢?對於一位經認證的轉世上師,我們欣賞他在這世界發光發熱、更多面向的獨特風格。薩姜米龐仁波切精於書法、詩歌、弓道,甚至出版音樂CD──若佛法能經由各種法門、各個媒介來利益眾生,他就是這樣一位典型的、全能的現代佛教上師之一。

薩姜米龐仁波切(Sakyong Mipham Rinpoche)是何許人?他是香巴拉──一個全球性的禪修閉關中心的領袖。他也是一位非常熱衷專業的馬拉松跑者(每一次馬拉松賽的參與,他都為昆秋基金會 Konchok Foundation 招募了很多款項,用以興建藏地祖寺的佛學院)。在2005年春季,他第一次到亞洲地區如台灣、新加坡及香港等地弘法,並於2007年春再次造訪。「薩姜」之意,是「大地護佑者」或「大地怙主」,這是他繼承自創巴仁波切香巴拉法脈的頭銜。

仁波切於一九六二年生於印度的菩提迦耶。他是格薩王的後代,智慧持明主、尊貴的邱陽創巴仁波切(Chogyam Trungpa Rinpoche)之子嗣,與其家族傳承的法嗣。他是為香巴拉佛教(Shambhala Buddhism)傳承的當世持有者。香巴拉佛教強調眾生的本初善(basic goodness),教導基於智慧與慈悲的勇士之道藝。現世薩姜米龐仁波切是西藏最受崇敬的禪修大師和學者──米龐蔣揚嘉措(1846–1912,又稱大米龐,據載是文殊師利菩薩的示現)的化身轉世。仁波切兼具東、西文化的傳統,並持有寧瑪、噶舉及香巴拉法脈之傳承。他的傳法足跡,除了美洲,更包括歐洲,亞洲,可說是一位風塵僕僕,總是在旅行渡眾的仁波切。


更多關於薩姜米龐仁波切的資料,請參位於側欄的其個人網頁﹕www.sakyong.com 薩姜·蔣貢·米龐仁波切專屬網站。

YouTube ShambhalaChinese channel香巴拉:薩姜米龐仁波切略傳

香巴拉法敎已出版中文書籍:

香巴拉法教相關書籍


圖片:薩姜米龐仁波切長跑中。Photo by Allya Canepa.

2011年12月13日 星期二

香巴拉:創巴──佛法免下車服務


從這珍貴的錄影片段,你可見到當年的創巴仁波切講課前的慈悲、幽默神情,與­當時美國(嬉皮)學子的調皮無拘(坐在車上聽法)。影片拍攝於1973年噶瑪丘林,香巴拉位於美國佛蒙特州的閉關中心;授課彼時還是臨時帳篷式的簡陋設施。

這是邱陽.創巴仁波切傳揚佛法、調伏西方弟子之早期(他於1970年抵達美國­:1987年入涅槃。)短短十七年間,他建立了數百座大小禪修中心,教化無數嬉皮世代的歐美大眾。那時車上隨意不羈的聽眾,現已是一位香巴拉資深的佛法老師。創巴仁波切殷殷渡生的攝受力,在此會心的短片裡顯露無遺。

請閱:佛法免下車 (Dharma Drive-in)

參考文章:噶瑪丘林

2011年12月10日 星期六

薩姜米龐仁波切朝禮五台山

2007年三月廿一、廿二、廿三日,尊貴的薩姜米龐仁波切,在結束於新加坡與台灣、非常成功的禪修講座之後,率領一行十數人,朝禮智慧的象徵——文殊師利菩薩的聖地——中國大陸山西之五台山。

1979年,卡拉帕集會中(Kalapa Assembly),當被問到中國是否仍有爪拉的存在時,智慧持明主、邱陽創巴仁波切回答:「有許多。歷代中國帝王及五台山之爪拉聖眾,仍然存在。我想他們將是首先來支持並參與香巴拉法教之集眾。」

因今世薩姜米龐仁波切正為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轉世,朝禮五台聖境,一直是米龐仁波切多年來的心願。此次參拜五台山,最重點的,除了參拜供奉五台五文殊的大螺頂之外,更親禮了頂果欽哲法王的舍利塔。頂果欽哲法王是米龐仁波切和創巴仁波切的導師,猶如其祖父般呵護顧念香巴拉佛教命脈之延續。米龐仁波切領眾繞塔致敬、獻供、修法,並獻上香巴拉讚歌(Shambhala Anthem)。殷切追懷之心,溢於言表。

請到以下網址參閱此次五台山朝聖的部份實況影音記錄:

薩姜米龐仁波切五台山朝聖

(含中文簡體、繁體字幕。請由右下角CC選項)

除了朝禮之外,米龐仁波切也率領眾人於當地修持了由晋美彭措法王(Jigme Phuntsok Rinpoche)在東台、天界力士那羅延 Narayana 洞穴所造、後傳授給米龐仁波切的「寂靜文殊儀軌」( the Sadhana of Peaceful Manjushri)。這是一個非常殊勝的法本。以此,期能再度喚起聖地的爪拉精神,使佛法終能重振復興。

圖與文:蔡雅琴。
五台山影片攝影:Mr. James Hoagland

2011年12月9日 星期五

薩姜米龐仁波切寫書法

薩姜米龐仁波切自幼年即接受其父親邱陽創巴仁波切的全人格訓練,他不但是禪修大師,也創作詩歌,並能作畫,還寫得一筆好字。

請到 Youtube 觀賞一段米龐仁波切在洛杉磯香巴拉中心寫書法的錄影帶,長六分多鐘(2004年)。薩姜的法書清澈簡練,活潑有力,毫無贅筆,頗有大禪者意境:
http://www.youtube.com/ShambhalaChinese#p/u/1/MjlBkwL4CG0

藏文法書的內容為: Konchok Rigden - Rare, and supreme Rigden - 稀有,無上的利格登王。

作品右下角的封印是「蠍之印」(Scorpion Seal),代表薩姜傳承之印;左上角的封印是「帝」(DHIH),文殊師利之種子字,米龐傳承之表徵。

2011年12月8日 星期四

YouTube 香巴拉薩姜開示中文官網正式成立!



敬告各位期待已久的香巴拉友人:

YouTube 香巴拉薩姜.米龐仁波切開示之中文官網已經正式成立!歡迎各位到:

點按已上傳的錄影開示。請注意你可以在螢幕右下角CC(字幕欄選項)選擇繁體、或簡體中文。更多的錄影開示也將陸續上傳。請大家廣為通告所有對香巴拉法教有興趣的法友們,謝謝!

YouTube 薩姜開示之中文官網,感謝我們的導師薩姜、香巴拉總部、Mr. Hamish Maclaren、香巴拉國際中文翻譯蔡雅琴,台北香巴拉禪修小組倪健、莊繡霞、張文馨、王小宇等居士,與其他小組成員,以及多位北美地區華裔香巴拉人──謝謝各位的發心貢獻、參與協助翻譯工程,使香巴拉法教能生動地以電子視訊方式呈現在世界廣大信眾的面前!

祈願人人發現自心的本初善;願正法久傳,世界昌平和樂!

編按:如果你是YouTube的註冊用戶,歡迎訂閱Subscribe此頻道!
英文報導請參閱香巴拉時報:中文香巴拉  Shambhala in Chinese YouTube channel has been launched.

2011年12月5日 星期一

變幻的心,帶來痛苦


在香巴拉的傳說之中,有一家族傳承稱為利格登王(Rigdens)——香巴拉的覺悟君王,他們從未迷失其「本初善」(badic goodness);本初善,是一種純然的光耀,從未被無明、瞋恨、嫉妒,和驕傲所染污。利格登王並不是天界的神祗;他們代表的是我們內在具有的、根本的統治者之質。在西藏有關香巴拉王國的唐卡繪畫裡,展示利格登王征服了黑暗時代的負面力量。他們常常被描繪為安坐在鑽石的寶座上,代表他們堅定不動搖地持有著對本初善的覺知,也就是對我們的原始本性,又稱為「東方大日」的正覺覺知。

香巴拉利格登王展現威猛相,但他的甲冑呈現金色,這是一種慈悲的表徵。他的劍表達那能照見本初善的銳利智慧。他頭盔上的旗幟飄揚,象徵生起風馬(windhorse)的勇氣——把長壽、健康、成功和福樂的風馬能量,帶給眾生。傳說中,在利格登王勝利凱歌之後,覺悟的時代於是來臨。東方大日將從地平線上冉冉昇起。

不論這故事是真實的或是隱喻性的,它的意義皆同﹕我們都有成為覺悟君主的可能性。佛陀是以人身開發這覺醒潛能的一個例證。以端坐之姿,調伏他的心,他揭露了根本之實相;開發諸法門,幫助其他人也能去發現他們統御的力量。既然我是個佛教徒,佛陀是我的典範,但是非常明顯地,本初善並不限定於任何一個傳統;它是一切人、一切事物的本質。

我們都屬於香巴拉利格登王的家族。本初善,我們之存在的閃爍光芒,其清澈明淨如同高山湖泊。但是我們並不確定自身所具有的美善,從一早醒來我們就失落了它的踪影,因為我們的心是不安定的、迷惑的。種種的想法和念頭牽著我們東奔西走,像是印度市場上的母牛被鼻環所牽制。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對自己生命失控的原因。我們不明白幸福快樂的泉源就在這裡,在我們的心。有時我們或體驗到些許快樂,但卻不明白是怎麼得到它的、如何能再獲得它,當它來時會駐留多久。我們以一種憂慮切望的、意外偶然的心態來過活,總是在尋求幸福安樂的降臨。

若我們困惑於安樂的來源,便開始為一己的不滿足而責怪世界,希望藉此使自己快樂起來。其後,這樣的舉止,為生活帶來更多的迷惘和混亂。當我們的心忙碌而散漫,雜念紛飛的時候,我們正從事不良的行為習氣;攪動著嫉妒、忿怒、以及驕傲的污泥。於是心便無可選擇地熟悉於負面情緒的語言,而且越陷越深。

當貪欲和怒氣佔據我們的心,說:「你跟我走!」我們就變成了窮漢。窮漢每天早上帶著一個念頭醒來:「那我呢?我能得到什麼好處?今天我能獲得我想要的事物嗎?」這樣的思潮在一整天裡反響共鳴,就如同心跳一般。我們總想著:「這份食物能使我滿意嗎?」「這部電影能使我開心嗎?」「這個人能給我幸福嗎?」「這件新毛衣能使我快樂嗎?」「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成為我們所有舉動的動機和力量。......

這自我迷戀(self-infatuated)的途徑,就像是使用不純淨的燃料。當我們的動機僅僅是使「我」快樂,我們生命的引擎便以一種狂暴的方式在發動。自我偏執(self-obsession)讓我們飽受壓力,甚至病倒。「我能得到什麼好處?」的磁力把我們風馬的能量抽盡──風馬本是帶來成功的能力──之後,我們的心變得非常狹小。我們失去了與大地的聯繫接觸──這裡,大地指的是賦予我們生命意義的潛能──於是,由於這顆狹小的心,沒有餘地讓真正的幸福快樂自然產生。......

當我們被世界的外相所愚弄,我們所見的便無法超過表面。我們不斷變動的心使我們深陷在苦中,吹毛求疵於種種的細微末節之上。我們失去更為深入的渴望,開始認為最枝節的、最無關緊要的事才重要。我們寧可聽取一個從未謀面的名人的花邊消息,也不願去思考實相的本質;我們更想聆聽一首收音機上的新歌,而不去聽聞如何把意義帶入生命中的教導。如果有人要給我們一點忠言勸告,我們便拔腿狂奔而逃。放慢腳步,以禪修的紀律和生命發生關聯,對我們而言就像是沒有價值的奢侈品一樣。

以這般目光短淺的狹小心量,我們鮮少有啟發、去經久改進自己的情況,因我們不信任肉眼無法見到的事物──如智慧與慈悲。我們與本初善不變動的根基無所聯繫,老想要有更多選擇的機會。我們以為,讓自己的心隨時更動的自由,可以帶來快樂。事實上,一顆總是變幻莫測的心,只會帶來痛苦。

摘自薩姜米龐仁波切著作,統御你的世界。圖片:莊嚴威猛之利格登,覺性的統治者之象徵。

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打開大門,拆毀牆垣


作為一名追隨佛法、追隨佛陀教誨的弟子,我們應該成為「無瞋」,超越嗔怒。為了達到此點,一個人必須對自己懷有某種溫暖,對己溫柔,這便是「麥垂」(梵文 maitri),或慈愛。對他人還得具有更廣大的溫柔,此即「卡魯納」(梵文 karuna)或慈悲。當我們開始接受佛法、佛陀的教誨,我們就是意願要敞開我們的大門、並拆毀我們隔絕的牆壁了。

摘自邱陽創巴仁波切著作全集,第二卷,「嗔怒」一章。

2011年11月15日 星期二

薩姜開示:勇敢飛躍

編者註:為敬祝今日香巴拉的總導師,薩姜.蔣貢.米龐仁波切四十九歲大壽,在此與所有香巴拉友人分享薩姜精湛的智慧教示。也歡迎您唸誦《薩姜米龐仁波切長壽祈請文》(請點按鏈結)二十一次,與世界所有香巴拉人分享這喜悅!祈願尊勝上師永久住世,造福一切眾生!


勇敢」是香巴拉中最突出的一個教法。在勇士的神聖道徑上,勇敢是來自於以善德與膽識生活而產生的無造作品質。它被定義為「個人及社會顯現之行」。

簡單來說,由於無法安住當下,「黑暗時代」已然到來。很不幸地,我們變得散亂、不經心。在禪修中,我們反轉這種狀況。香巴拉融合禪修的內見於社會應用之中。我的父親邱陽創巴仁波切,香巴拉傳承的創立者,他曾經如此解釋:「你也許每一刻皆具有止觀的覺照;但在此之上,你必須保持每日真切生活。

第一種勇敢的類型,是離於欺瞞。如果我們有所欺瞞,我們即是有意地掩蓋非德之行,這會讓我們不能夠直率、敞開、及真誠。我們只是輕率舉動,甚至愚弄了我們自己。我們或穿著靈修生活型態的外衣,熟記了靈性開示的文字,或有一些靈思;我們在修行之道上可能還遇見過一些勇士。但我們並未在日常生活中真實體現勇氣

當我們離於欺瞞,我們就能全然處於當下。因為我們不瞻前顧後,所以有一股準備就緒之感。我們感受立即性。因此第二種類型的勇敢即是直截 (Abruptness)那可以猛然跳躍的能力。「直截」表示勇敢並非不易察覺到的緩慢搖擺,讓我們得以無痕跡地從欺瞞變勇敢;更確切地說,直截是一種突然、立即、顯而易見的真實勇敢經驗。

直截能夠突然讓我們的心離於散亂與習性。當我們與自己的欺瞞面對面時,會有那挑戰的片刻。為了修習真實處於當下,我們不能在這立即的當刻中徬徨猶豫;如果我們想要戰勝對覺醒的嘲弄,我們必須勇敢一躍。

不論我們發現自己在禪修中突然警覺、而回到呼吸上,或突然地跳出自己在工作,抑或是在死亡時,突然間顯現出勇氣…… 有了這種層級的勇敢,就是一種變革。我們已經從沈睡轉為覺醒──以香巴拉的語彙,這便是從落日觀轉向東方大日。

猛然一躍對比於猶豫不決會顯得很突然。對新手來說,武術家的迅疾動作看來可能是很突然的,但以個人訓練的結果來說,武術勇士能突發動作──是多年修鍊身心與同時覺知他們身處環境之故。在《孫子兵法》裡,孫子以為一個受了良好訓練的軍隊方能作出突擊。勇士能夠躍入情境的能力,來自離於對過去、未來的欺瞞;他們即刻處在當下。因為他們安於當下,也因其善德日新,他們發露一切,因此無事可懼。了知自己和了解身處情狀,讓他們得以飛躍突破。

就我們自己而言,不具直截表示我們對己他內外猶豫不決、舉棋不定。我們小心謹慎、過度思考分析。我們的行動總是遲了三十秒鐘。我們不從根源面對欺瞞,寧可活得不徹底、不完全。我們的猶豫其實是為了保護我們暴露之處;我們無法真正勇敢。對我們生命中真實當刻的缺席,即是對我們所據稱之性原則的一種嘲弄。

要掉進嘲弄的陷阱其實很容易:當我們閱讀、卻未如是行動,寫、卻未真生活,言說、卻未引申實行,禪修、卻未證悟開解,此般皆是。對勇士來說,掉入這個陷是相當危險的,因為它會產生一層與外界隔絕的「超脫」外殼。更因為這層外殼是看不到的,我們無法見到我們的自欺。

我們為什麼不能經常飛躍突破呢?是由於我們被自己的習性所困,同時,也基於那對無我的恐懼。習性的同義詞是自我 (ego)我們不想要被任何事物穿透。我們把立即直接、或不舒適的情狀當作是威脅,那其實是我們的習性受到了威脅。我們害怕去奮力一躍。無我則代表自由解脫與空間;跳入那廣袤的空間便是香巴拉真正的精神修行原則──進入我們整體的生

直截我們顯示自己特質、與所受訓練之深度的那一刻。它同時也表示了我們已依覺醒原則,建立了自己生活和展現的原因。我們已經對治了我們習性和懶散。以直截──那一刻當我們把我們對習性的忠誠,轉向對覺醒心之時──我們便向前邁進了。我們缷除膽怯,穿越猶豫恐懼而臻至真誠清明。如果有任何欺瞞的蹤跡出現,它們也會很快被發現。因為我們已然離開了虛假,進入真實體現勇士原則的時刻。

在此黑暗時代,我們認為的好事,其實對我們而言是壞事;而我們認為的壞事,其實反而對我們是好的。就像高爾夫球員所說的,「如果感覺得這動作是錯的,它有可能是正確的。」我們不知道什麼對自己好,而這一混亂使輪迴──落日世界,永遠持續下去。實際上,突然迸發的勇敢,是唯一能開破此好壞間迷惑兩極的方法。就像我們把兩塊磁鐵拉開般,當我們慢慢拉開兩塊磁鐵時,我們會感覺到磁力的強度,但如果我們動作突然而快速,我們即能破除業力的吸引。奮力一躍讓我們具有洞見,這個時候我們會看出何者應該避免。我們飛躍時也可能遭遇波動騷亂,但此僅是自我最後的喘息,依然試著去排拒那些對我們是善好的事物。

我們能作飛躍的勇猛無畏並非來自不安全感、狂野或顛倒錯亂,這種飛躍是信心的形式,是智慧與勇氣的交匯;它含有一種覺悟的估計與大膽妄為,覺醒之膽識的品質。藏文稱為「復措」(photsö)「精準的評估」。我們透過了覺悟的估計與評價,以超越落日觀的磁力牽引。我們內心深知,我們有能力這麼做,也必須這麼做。

簡而言之,我們奮力一躍並不表是就要捨棄我們的生活。我們必要不斷地投入。擁有直截的能力,象徵我們真正了解自己,我們不畏懼身處挑戰中。因為無畏,我們無懼於意料之外的事件。信任我們所受的訓練及我們對善德的發心,給予我們那一可以飛躍的跳板。我們不再於智性上以靈修儀節來偽裝掩飾自己;我們無有隱藏。

在禪修的紀律下,直截的原則便是直接進入個人的心性。如果無法迅疾飛躍,無可避免地我們將會迷失在從懦弱的概念心到勇敢無畏智慧心的中。我們之所以能奮力一躍,因智慧心內在本具的。在香巴拉的詞彙裡這被稱之為「本初善」(basic goodness)

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任何時刻,我們皆可採取直截的奮力飛躍,即第二種型式的勇敢。我們越是如此修習,則越能感受到當下的自然及輕鬆,我們將發現勇敢的機會不斷生發。透過當下即刻的力量,這個世界隨時都在召喚我們要勇敢無畏。


中文翻譯:香巴拉人倪健居士。編修,蔡雅琴。
薩姜開示英文原文請參:Bravery: Taking a Leap” 


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什麼是菩提心?


如果我們要問佛說:「什麼是菩提心呢?」祂可能會告訴我們,這個詞其實比翻譯它更容易理解。 Chitta 意味著「心智」與「心靈」或「心態」。「菩提」意為「覺醒」,「覺悟」,或「完全敞開」。有時候這完全開放的菩提心被稱為「柔情之處」(soft spot),它就像是一個易受傷的、溫柔的、敞開的傷口。這部分等同於我們愛的能力。即使是最殘酷的人也有這樣的溫柔之處;最凶狠的動物,亦會疼愛自己的後代。如同創巴仁波切所述:「每個人都會喜歡某樣東西,即使只是玉米薄烙餅。」


英文原文請參閱佛教雜誌《香巴拉大日》,阿尼佩瑪丘卓講菩提心

2011年11月5日 星期六

看清無常與無我的遊戲幻化

我們可以盡力去發掘自己證悟的本質:無條件的愛與慈悲;不拘泥的、輕鬆自在的自處之道;一顆清明與敏銳的心。但為了能讓無畏的勇士之心得以彰顯,首先,我們必須先了解自己困惑的本質。到底在輪迴之中,是什麼讓我們落入陷阱?

從佛教觀點來看,是我們創造了自身的處境。我們呈現出一種基本而習慣性的誤解,雖然置身幻夢之中,卻以為它是真實的。不論我們多麼努力想控制一切,事實上總是失敗潰退。我們才剛洗過車子,就下起雨來了。所以,我們能拿天氣怎麼辦呢?佛陀教導我們,與其抗拒輪迴、抱怨或不斷地想要贏過它,不如仔細地了解它,「讓我們弄清楚,這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必須了解迷惑的心的痛苦,並決定不願再受這痛苦的危害。這並非教你要遁世歸隱,而是要認清存在的本質,其實有著如夢一般的虛幻,不要受到它的欺騙,或自欺欺人──相信存在是具體且真實的。

一旦我們能看清無常與無我所幻化的遊戲之後,就不會再將自己看得如此重要,而能自在地享受生命。假如能像佛陀那樣,看清實相本身的空性與光明的本質,便能瞬間從夢境中覺醒。真正的解脫,就是不再受到「我」或「你」的幻影所蒙蔽。

然而,正如佛陀當年求道的歷程,我們也必須踏上修道之旅,然後才能清楚見到實相。這趟旅程始於了解世人受苦的原因,我們必須認清自己生命的實景,如果我們樹立的生命目標,是讓「我」好好地享受一番,那是行不通的。為什麼?

因為生命的基調即是生、老、病、死,那是「我」必須遵守的遊戲規則。在這規則裡,我們所得到的快樂不斷地變質為痛苦。這其中沒有任何永恆或穩定的特質,也沒有一個具體的「我」。死亡來臨時,往往令人措手不及。若我們一味虛耗生命,否認人類存在的基本事實,結果必然是痛苦不堪。

我們能擁有這珍貴的人身已極屬難得,因為人身讓我們有機會去發現人類本來具足的覺性。就如我們所見到的佛陀畫像,「覺醒」是閃耀的、燦爛的、流動的與本然清淨的。它正是人類本具的特質,也是連結全人類的生命特質。迷惑的心所不斷玩弄的把戲,造成我們與此本初善的喜悅彼此阻隔,禪修正是揭開那層幻影的利器。  

享受人生、美食與美妙的音樂並非壞事,好奇地探索人生痛苦的原因,並不表示我們不能再享受人生中的賞心樂事。不過,一旦我們開始明白,自己那未受調伏的心為何迷惑,就不會看著「冰淇淋」而說「那就是快樂」了。我們會了悟,即使沒有冰淇淋、心也能一樣快樂,這顆心天生就是既滿足又快樂的。



摘自薩姜米龐仁波切所著《心的導引》Turning The Mind Into an Ally, by Sakyong Mipham Rinpoche,周和君翻譯;台北橡樹林出版。

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請護持薩姜接受寧瑪教傳承灌頂閉關

本月是一個吉祥的月份:香巴拉的總導師薩姜米龐仁波切將於月中(十一月十五日)歡度他四十九歲的生日,同時,他此時也正在印度,自他的岳父南卡竹美仁波切處接受寧瑪教傳承完整的灌頂。

如眾所知,寧瑪傳承中,教傳承──口耳相傳,和伏藏傳承 (Kama, and Terma) 是所有傳教大師必須接收與傳繼的根本二部。薩姜已於二〇〇八年從十二月開始,在印度東部的奥雷沙邦,受過南卡竹美仁波切(Namkha Drimed Rinpoche)在其駐錫地 Rigon Thupten Mindrolling 之大寶伏藏灌頂(Rinchen Terdzo),前後歷時三月。大寶伏藏是藏傳佛教寧瑪派中重要的伏藏教法,薩姜已收受,所以現在要接受的是教傳的部分。對於薩姜米龐仁波切來說,尤其殊勝的是,因為他是西藏大學者、大成就者,寧瑪大師大米龐仁波切 Jamyang Mipham Gyatso (1846-1912) 的轉世,大米龐當年也是香巴拉的主要傳宏者,所以這與今日薩姜所扮演的香巴拉導師、大地怙主之角色密切相關。

教傳承源於印度,伏藏傳承來自藏地本土。伏藏是教傳的精髓,由蓮花生大士所造,潛藏深護,順應時代,應時應機而顯現。這兩者皆不可缺。為隨喜護持薩姜米龐仁波切完滿傳承之重責,請有意發心者到此網頁線上閱讀詳細內容並捐款(歡迎用信用卡或轉賬電匯):http://shambhala.org/giving/nyingmakama.php

請注意,您可以在備註欄 (comments) 註明所要護持之日期,(美金)$200是1/4日;$375是1/2日;$750是全日。您也可以在備註欄寫明將此功德回向給哪一位亡者、或病者。

謝謝您護持薩姜米龐仁波切受持灌頂之一個月的閉關、以裨法教之傳繼發揚!

具體捐款之網頁為:https://www.sakyongladrang.org/offering.php
(請在"other"之欄位標明金額是$200,$375,$750。也歡迎視您能力隨喜任何額度來捐獻)


參考閱讀:

薩姜將接受「大寶伏藏」灌頂與教授——最新報導


*編者註:仁波切閉關月護持日認養、及隨喜供養活動,已經在仁波切生日後完滿結束了。謝謝大家!!

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混淆的慈悲


一般對慈悲的混淆觀點是以為慈悲便是某種的慈善:因為你覺得你的境況優渥,所以你應該對那些境況不佳的人仁慈。你也許會去那些未開發的國家、或加入救世軍;你的國家是富裕的,其他國家都不然;其他人是文盲,所以你去教他們如何閱讀、書寫、和如何管理事情。如果以這樣的方式來行仁善,你其實是看不起那些人的。


摘自香巴拉出版社編輯 Mrs. Carolyn Rose Gimian 編輯的邱陽創巴仁波切新書《工作、性、與金錢——在注念之道上的現實生活》 (Trungpa Rinpoche, Work, Sex, Money - Real Life on the Path of Mindfulness),第三章,幸福的迷思。

2011年10月24日 星期一

薩姜米龐仁波切談「本初善」

薩姜:香巴拉的宗旨與社會息息相關,我們如今處在一人口日益增多的年代,在此同時,產生了更多關於生命的問題,也有越來越多讓我們與外界絕緣的方式。科技真的很進步,我們有電腦等設備,但同時這卻造成了彼此間的缺乏溝通。此是因為有某一種鏈結沒有接上。

就人性上面,人們更加懷疑人與人類社會的本性。在香巴拉的傳統裡,我們用「本初善」(basic goodness) 來表達此本性,藏文是為「多彌涅.桑波」。「多彌涅」的意思是本初(從最初開始);「桑波」的意思是純淨、良善以及圓滿。這是很簡單的,而且我知道你們都是非常聰明的人,你們一定很容易能了解這原則。此為「本初善」。有時候聽起來太簡單了,事實上它聽來是很簡單。所以我花了一年的時間來思惟「本初善」[眾笑],而且我得到一個很有趣的結論,結論就是真的是有「本初善」。

如果你仔細回想,闡明本初善的人,就是我的父親(創巴),若你只是思惟片刻,他受到甚深的養成訓練,如哲學、形而上學、靈修的傳統,並且前來西方世界,學習,並呈現大眾本初善的原則。

我想,現今世界事物變得越來越複雜了,通常我們認為只有複雜的方式才能解決問題,但我相信,我們身而為人,對自身不具有一種簡單的的感覺,而這便是一個要點:心如何思惟,特別是心如何思惟其自身,這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們今晨起床時如何思惟的呢?在那個當下,你怎麼想呢?你是否想著「好或壞,有信心、或是不具信心?」這對那整天來說,有著非常深刻的影響。

如果你思惟本初善的宗旨,以及我們自身的感受、作為人類的感覺,當今之世,我們從電視、和其他媒體,得到許多回餽,因而質疑我們本具之本初善。所以這是一個我們所面臨的、至為關鍵的轉化時期。

你們可想像一下,如果有一群住在這個世界上某處的人們;可能是一個小村落;當你到了那個小村落,問了那裡的人:「大家感覺如何?」而他們回答說:「我們對人性的本初善抱有信心。」你接著說:「哦,這意思是說住在村裡的生活很輕鬆嗎?」他們回答著:「不,我們有停車的問題;火車有時還挺髒的。」「餐廳的侍者送餐點有時動作很慢;人們彼此間也偶有爭執。」

這其實是個非常有力量的時刻。我常驚訝地發現在我們的研修活動、閉關之中,其間,我們都會碰觸到那內在的信心,就算只是一個短暫片刻,此即本初善。這就是開始之處。


編註: 觀看、聆聽薩姜開示錄影,請到 YouTube 薩姜開示官網:http://www.youtube.com/user/officialsakyong#p/
(至該頁面時,請先點按三角形Play按鈕,再用滑鼠在螢幕右下方語言選項CC點選簡體或繁體之中文字幕選項) 。

翻譯:香巴拉人,倪健居士。整編:蔡雅琴

2011年10月21日 星期五

大觀覺知,慈悲自然


若要探討六道,我們必須開始更完整、全面地去看情況,此即止觀之觀(vipashyana。巴利文:vipassana)。我們不僅要確知每一行動的細節,還要知道整體的情況。

「觀」涉及了對空間的覺知,亦即曉得精確的動作是在什麼氣氛中發生的。如果我們能看清自己行動的每一細節,這種覺知也會造成某種空間。對小規模情況的覺知也會帶來對大規模情況的覺知,從而產生全面的覺知——大觀(mahavipashyana。巴利文:mahavipassana)。

所謂大觀禪修,是覺知通盤模式,而不專注細節。我們開始看出自己的幻想模式,而不浸沒其中。我們發現我們無須跟自己的投影鬥爭,發現那座把我們和我們的投影分開之牆是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能透見「我」之無實性的是般若(prajna)或超然智慧。當我們瞥見般若,身心自安,因為我們知道自己無須再維持「我」的存在了。我們敞開得起、佈施得起。能如是看出另一種跟自身投影相處之道,這會令我們非常喜悅——此即初地菩薩的境界。我們進入了菩薩道、大乘道、敞開之道,具有熱情的敞開之道。

在大觀禪修裏,我們與所觀之物間有著廣大的空間。我們知道有此空間,而此空間內無事不能發生。這裏所說的發生,不是相對地或對抗地發生在這兒或在那兒;換言之,我們不把自己那些概念化的想法、名稱及分類強行加在感受上,而是直接體會每一情況中敞開的空間。如是,我們的覺知變得非常精確,而且包容一切。

大觀禪修的意思是還事物本來面目。我們發覺這用不著我們費力,因為事物本來就是如其之本然。我們不必以還其本來面目的心態去看它們;它們當下即是本來面目。我們就這樣開始對敞開與空間有了真正的認識,真知自己有活動的空間,真知自己無須力求覺知,因為我們已有覺知。故說大乘道是敞開之道或寬道,它意味著虛心甘願讓自己覺醒,讓自己的本能天性發揮出來。

以前我們討論過留出空間,以便溝通,但那種作法是非刻意和自覺的。我們修大觀禪修時,不是僅看著自己與人交談,刻意留出空隙,刻意等一等;而可以說是,在談話當中自有空間餘地。聽其自然,不再計較;不把「順其之本然」據為己有或據為自己的創作。敞開、聽任、放下。於是覺境所有的那種自發性就出現了。

《大乘經》講到三種人:完全準備好敞開、即將準備好敞開、具有敞開潛能的人。有此潛能者是對敞開有興趣的聰明人,但他們不給此潛在的本性足以發揮的空間;即將準備好的人心胸開放,但他們過分地監視自己;完全準備好的人聽過「如來」這個秘密口令,「如來」意即:有人已經成覺了,有人已經得度了,那是敞開之道,那是可能的,那是如來道。因此,不管如何、何時、為何,只管敞開。那是一美妙之事,別人早已得證,為何你尚未如此?你為什麼要把自己跟其餘的如來分開?

「如來(Tathagata)」意謂「體證真如(tathata)者」。換言之,如來這個觀念是一種啟示,是一個起點;它讓我們知道別人早已圓滿成就,別人早已證得。這種「覺悟」、敞開、沈靜的智性本能,早就啟發過某些人。

菩薩道適合勇者,適合深信自心本具強大如來性者。真正因為「如來」之類的觀念而覺悟的人,即是修菩薩道者,修勇士道者;他相信自己有走完全程的潛能,信賴自己的佛性。「菩薩」的意思是:「敢走菩提道者。」「菩提」的意思是「覺」或「覺境」,這並非說菩薩必已完全覺悟,而是說他願行覺者之道。

菩薩道是由六種自發性的超然行為或六度所合成。此六度是:超然的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這些善行,梵語名「六波羅蜜多(the six paramitas,六度)」,因為「波羅」(param)的意思是「彼岸」,「蜜多」的意思是「到達」(ita),「波羅蜜多」就是「到彼岸」(paramita),意指菩薩行必須有遠見,必須有不以自我為中心的超然見解。菩薩不是力求美好和善,而是自然慈悲。


摘錄自邱陽創巴仁波切《突破修道上的唯物》 Cutting Through Spiritual Materialism。繆樹廉原譯。

2011年10月17日 星期一

什麼才是勇士?

任何有興趣佛法的人任何有意找尋自己人,任何對禪修感興趣的人,基本上是一位勇士。懦的方法是外尋一些巨大的協助,無論那是來自天上、或來自地上。你害怕真正看到自己;因此,你利用靈或宗教作為一似乎看到自己、卻沒有「直接看見」自己的方式。基本上,當人們對自己感到難為情,就不具有「無畏」。所以任何在尋找自己,發現自己,並修習當下此刻的人,可以被視為一個勇士。


摘錄自「智慧海──每日的智慧」,創巴仁波切針對如何以勇氣和慈悲而生活之365則智慧法語。香巴拉出版社編輯Mrs. Carolyn Rose Gimian 從邱陽創巴仁波切的講座編選而成書。Chogyam Trungpa, Ocean of Dharma (2010). Shambhala Publications. 

2011年10月15日 星期六

香巴拉網上課程問卷調查


各位親愛的香巴拉朋友們:

我們與香巴拉網上課程 (Shambhala Online) 正在研究舉辦中文香巴拉基礎課程網上傳授之計劃的可行性,課程將由具格的香巴拉阿闍黎、與學士教師教授,現場並具中文翻譯。在此我們先做一個簡短的問卷調查。請您告訴我們:

一、您是否有意願參加這樣的網上課程?(每次課程約為一到一個半小時,可現場發問。課程有可能為單次講座或系列性講座;螢幕上可親見授課教師。)

二、您所感興趣的香巴拉課程內容為何?

三、您個人簡略的學佛背景?

請注意,您所需要的,是一部可以上網連線的電腦配備(有無攝影機或麥克風無妨),上課費用將為隨喜制度(須以信用卡付帳。一般為美金十元左右)。

謝謝您。請您將答覆直接寄到郵箱:shambhala.chinese@gmail.com


相關文章請閱讀:

香巴拉道徑(一)

2011年10月14日 星期五

面對自己


我們有一種面對自己的恐懼,這即是障礙。對很多人來說,體驗我們存在的最深核心是很尷尬的。許多人轉向那些希望能解脫自己的事物,而不願面對自己,但那是不可能的,我們無法這樣做。我們必須對自己誠實。我們必須看到我們的內臟、我們的排泄物、我們最不喜歡的部分;我們必須看到它們。基本說來,這就是勇士的基礎。無論有什麼,我們要面對它,看清它,研究它,與之共事,以此修行。

摘錄自「智慧海──每日的智慧」,創巴仁波切針對如何以勇氣和慈悲而生活之365則智慧法語。香巴拉出版社編輯Mrs. Carolyn Rose Gimian 從邱陽創巴仁波切的講座編選而成書。Trungpa, Chogyam (2010). Shambhala Publications. 

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香巴拉人與覺悟社會

應讀者要求,我們在此和諸位香巴拉友人分享薩姜米龐仁波切對我們與世界關懷的遠大視見。這是薩姜於今年六月中旬致所有香巴拉人的信函。內容如下:



卡拉帕院

金色太陽之回函



致香巴拉勇士之無畏眾,

自香巴拉日以來已經過了三個月了。從那時起,你們許多人繼續寄給我你對《朝日之信》的答覆。你們對我信中訊息的用心,我覺得非常高興、也深深受到感動與鼓舞。從你們的回答裡,很清楚地表答了各位為我們所共識的、香巴拉與這世界之未來,具有深刻的關注和熱情。

正如你從我的信上所得知的,這相同的三個問題在我長達一年的關房裡與我相伴:我們如何應用本初善於我們的生活生命?以及於香巴拉視見、與全世界?現在,我想傳達的是我覺得我們的社群應該如何繼續進展。

基本上,我覺得我們的社群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而這世界也正處於十字路口之上;就個人而言,我亦覺得站在十字路口的抉擇點上。所有這些正穿叉於一個重要的交會點,那也就是我們如何能夠從個人、社群、和全球性地以本初善作為人類未來的使命。為真正建立覺悟的社會,我們能不能生起我們的信心和勇氣?

我覺得有兩個主題──本初善與覺悟社會──不斷從你們的回信裡顯現。看來全世界有一種共同的自我反思正在發生:人類的本性是什麼。我們必須鼓勵那創造一個更美好世界的能力,這點我相信就是多傑札都(創巴仁波切)為什麼要教授香巴拉法教的原因。他的回應即是香巴拉訊息之心。

多年前多傑札都曾說過,「我們的手中握有未來的門檻。」我相信他所表示的是,我們作為香巴拉人,需要宣揚本初善。如果我們宣告這強而有力的真理──它強力和雄辯地包含在香巴拉法教中── 我們事實上可以幫助和指導人類的未來。整個反思香巴拉之目的,我了解到在此即指把本初善與覺悟社會的訊息,帶到這個世界上。

不知怎麼地,透過我們的文化演進, 人類使世界對我們的存在瀰漫著宇宙性的懷疑。同樣地,我們開始質疑人類創造一個良好社會的可能性。因為人心底層現有的不確定性,我們傷害彼此、和我們的環境。根據多傑札都,此時便是闡發我們本具良善之信心的時候。

有這麼多社會政治的不確定性、還有我們正無望地參與著這懷疑與唯物主義的文化,良善如何能夠再次成為人類新的精神特質?即使有對普遍性的期望,世界在文化和民族上仍然存在巨大的分歧。鑑於這些看來極為龐大的差別,我們香巴拉人能做什麼?

我認為我們能做的首要之事,是在我們自己的社群裡展示和體現良善與覺悟社會的主題。我相信現在是我們的靈修成果顯示出有形的仁慈和勇敢之跡象的時候。我們的社群必須成為一盞不朽精神、良善與勇氣的明燈 。在此,我想介紹兩個儀式,可以幫助激發和鼓舞這一香巴拉願景。

在我的閉關中,我寫下了兩個誓願,這是針對人們熱烈響應、要以某種方式表達自己欲促成香巴拉願景的承諾與勇氣。第一首是香巴拉誓願(Shambhala vow),這將允許任何人意願來承認並宣告本初善是人類的本性。我們香巴拉人常常提到本初善,但從未有過發下承諾誓言的機會,並公開地宣稱我們對自己本具備神奇禮物的信任和信心。

第二首是覺悟社會誓願(enlightened society vow)。這誓言的本質是我們香巴拉人不只把本初善當作是人類的本性,更確切地,我們見到本初善是社會的本性。社會其實就像一個巨大的生命體,始終在溝通和表達它的良善。

覺悟社會不是一個單純烏托邦式的幻想;這是一個社會集體地覺醒於人類最根本的原則。雖然人類與社會可能是殘酷和具破壞性的,香巴拉法教主張那不是它們的本性。因此,受覺悟社會誓願是一個強大有力的時刻,所有香巴拉人共同承認本初善。以此社群認同的行動,本初善的原則對社會和人類具有不可思議的影響效果。當我們反思現代社會正不斷提醒我們人性是有問題的,我們理解到,這種覺得人性不善的提醒對我們的社會產生了無數、無盡的反響作用。

覺悟社會誓願中一個重要的主題是勇敢。此誓言表示,即使面對看似不可能的挑戰,我們意願為廣大社會之美善作出不懈的努力。因此,當人們受此誓言,他們被稱為勇士。勇士的概念是香巴拉之道的一個標誌。

我邀請您參加並慶祝此二誓願。雖然它們表達的是簡單的主題,但它們是極為重要的。作為香巴拉人,受此二誓,不僅釐清我們的見地,同時也加強了我們對香巴拉傳承願景的奉獻。

因此,在今秋「和平的秋收」(Harvest of Peace) 集會上,我想首度傳授這些誓願。我希望它們不被視為一種必須的義務,而被視為一種慶祝。因此,在這「和平的秋收」週末,我希望整個香巴拉社群能夠聚集在所有的香巴拉中心,我想稱此為香巴拉傳承節慶日。

由群體來慶祝這些誓願將提供一個契機,通過對談和實際接觸,去深化我們對這些重要主題的了解。我鼓勵你們聚集在我們的中心,或在你家中享用餐點,讓我們在一起思惟和討論這些時代的關鍵課題。

作為一種慶祝、和加強我們對本初善與覺悟社會的理解,我還撰寫了一篇關於覺悟社會的論述。作為節慶的一部分,我希望摘錄其中部分與你們對該主題覺得好奇及受到啓示的人共享。

本初善與覺悟社會是在我們香巴拉文化裡一直重現的主題。我覺得如果我們香巴拉人真正理解它們的意涵──內化它們,並著力於我們的啟示和關注──我們將有一個更強大和更有活力的社群。

睿智的個人像多傑札都,提出這般簡單而打破現有觀念和制度的主題、來挑戰我們的時代,使我頗受震撼;顯然,他對人性深懷高瞻遠矚之見。因此這是我們了解這些深奧傳承背後真實訊息的時候。若我們的社群得以聚集、思考,並內化這些主題,即使只是片刻,我們會感到巨震般的轉變,並將使我們能夠窺見信心的深刻層面,從而幫助我們改變人類的未來。

在多傑札都對香巴拉法教的開示裡,明確強調要泯滅靈修的孤絕與個人解脫之邊界;現今我們必須進入一個更大的人性之海。勇敢和富有挑戰性的香巴拉訊息是, 靈修覺醒的新領域便是社會本身。

但是,如果香巴拉要把世界帶向一個覺醒的層級,香巴拉社群必須是有信心的、仁慈的、明智的。我相信這會使我們更有益於以無數法門來造福世界。我們的香巴拉社群正變得越來越多樣化;這種多樣性、混融一心對本初善的完全確信,就能創造出一種靈活強大的動力。

我覺得這種活力展現在我們的群體對談裡。你們許多人向我表達這個機會有多麼要緊──這是一個作巨大反省、靈感、及挑戰的時刻;於我而言,它亦是我與你們全體香巴拉人融洽交流的關鍵時刻。

在我閉關之後,我感覺到一股重新振奮與承諾之感。我越來越意識到從我父親轉承到我身上的重任,是一個重要的、和充滿福佑的機會。適此,我重新尊重生命的挑戰,因為這些挑戰是勇士之道被測試和鍛鍊的肌理質地。它比以往都更形明顯:香巴拉勇士之道與創造覺悟社會,基本上歸結到我們知道一切都不是自動生成的,而願意奮力成事。

爪拉即在當下。祂們騎乘於當下每一片之刀刃上。因此,當風吹動、或當我們撞到膝蓋,廣大的神聖世界正試圖與我們溝通。不斷地,我們必須靠自己來喚醒自己,甚至當我們感覺疲累的時候。此偉大的香巴拉法教授予我們一個「存在」的傳承。信任我們的本初善並沒有比意願坐下來感受心跳的危脆更多。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勇氣,放鬆於當下之存在,三世與超越三世的智慧,將如同春天的花朵般在我們面前顯現。

以此驚人的靈敏與開放,我們這些美麗的香巴拉勇士,不能讓這個充斥懷疑的世界侵佔我們的立場。良善的勝利旗幟之飛揚,不是由迫害世界,而是存在(being),完全無礙於我們的人類本性。當我們讓自己從彼、此之二元世界中釋放出來,宇宙性的智慧花藥綻開一個新的覺醒層面,而我們恆能與宇宙良善的潮起潮落相融合。當我們感覺我們的心、讓這自授權的本初善與我們溝通,這便能發生。

因此,在這巨大的十字路口,我期待與你們全體攜手走向人類良善的新曙光。

以深厚的愛與讚賞,
要堅強,仁慈,善好。*

薩姜
The Sakyong


*這樣,我們解答了如何應用本初善於我們的生活、香巴拉視見,以及世界三個問題。

寫於博德市,佛誕日,二〇一一年六月十五日


另請參閱前文:

薩姜:金色太陽之回函

中文翻譯:蔡雅琴

2011年10月6日 星期四

勇敢: 東方大日的視見

我的父親邱陽.創巴仁波切引介香巴拉法教到西方,「勇敢」正是其中的重點之一。我在先前的開示中描述了勇敢的第一種形式:離於欺瞞。其後我也介紹了第二種勇敢:直截──去超越我們習性模式的意願。

現在我要闡釋在於勇敢的第三類,此即是視見(vision)。要勇敢生活,我們需要有策略,而那不能是基於膚淺的啓示、或不具熱誠的信念,相反地,它必須有著由深刻智慧所生出的真誠,不斷地向外放射光耀。

香巴拉法教稱此視見為東方大日。東方大日是心理層面的信念和勇毅,以精準及目的性來從事一己的生活。當我們除去欺瞞,並培養那躍入我們本具光明輝耀的意願,那直接明確的東方大日之意向將會顯現照徹。這類型的勇敢讓我們永遠保持前進。

「前進」這個詞通常被理解為「向前,因此向圓滿成功邁進。」在香巴拉,我們的圓滿是指運用覺悟的態度與行為於每一活動中,如此來修行生命。「前進」又同時意謂「朝向未來」,因此「前進」與「連續不斷」這個詞相關,這意味著,當我們具有此視見,我們意圖的持續性是不間斷的。



「前進」也意味著,「在,或是到不同的時刻,早一點或晚一些。」在香巴拉的邏輯裡一個有趣的扭曲是,為了讓東方大日照耀在我們的生活之中──讓我們的旅程始終往前邁進──我們首先必須回到我們的原點:本初善的原始基底,無造作的純淨和一切之信心。這樣的反向旅程,經由我們在禪修中培養的放鬆而產生。當我們繼續修習,對我們本性的覺醒將會生起。智性上與直覺上,我們會知道我們既不是錯、也不是壞,而是善好的。如此的覺醒讓我們對一己之本初善確切無疑,並同時照亮這個世界的本初善,於是我們得以覺受感官世界裡的眾多個別經驗,這帶來了我們勇士之心不可思議的精準度。



東方大日的「大」,意思是發現我們的本初善(basic goodness)。東方大日的「東方」,即了知我們的本初善永遠存在。而東方大日的「日」,代表著當我們一旦發現本初善的存在後所生出的光耀。
 


東方大日本具的光耀展現給我們什麼位於正前方,從而能向前邁進。這可能會讓人覺得有脅迫性,因為它並不允許煞車止步的彈性空間。在任何的旅程都有一種假設,以為我們應該可以避免道上的危險,起碼小心一點。但如果我們認為香巴拉視見有倒車機制的話,我們便誤解了基本實相:生命是連續不斷的運動行進,我們不可能突然啟動慢動作的功能,或先按下「儲存」的按鈕,事後再處理。

生命總是朝向我們而來,或更精確地說,我們總是面向生命。躊躇遲疑──停滯不動、或是往後看而不往前──會產生直接的漣漪效應。生命扣住我們、並凝聚壓力,猛爆我們向前衝。接著我們被迫在舒適或方便之外急速處理問題。這般的躊躇遲疑,其實是一種膽小懦弱的形式,起於我們對本初善的疑惑。

東方大日的勇敢,表明勇士迅猛地得此結論:生命是一向前的努力進程。對此事實閉上眼睛,就如同我們對迎面而來的車輛閉上雙眼:我們僅是害怕生命中的直接性及其光明輝耀。


我們之所以要保持規律的禪修,是為了能打開我們的雙眼、並擁有向前的視見。一旦當我們對事物的本性有所信心,我們的生活就更能直截明確。

生命往前邁進之視見,並不表示我們對事物一視同仁,亳不辨別是非善惡。如果我們從事於非德之行,因為我們認為生命往前進便是做那些擺在面前的事,這是不對的。從事非德之行就像踩煞車、倒退運轉。東方大日的視見基於從事善德之行。我們了解善德的同義詞即是向前進。

向前即是東方,東方是富足,富足是善德。這些字眼,「大」、「東方」、「日」,持有所有如黃金般的善德。德行能幫助我們向前邁進,無論是展現為外在的慷慨,或是內在的耐心。在無比熾熱的大日之中,非德之行將枯萎、消融。


善德鋪設了勇士的道徑,讓我們得以遵循此道徑的則是東方大日自發洞見。此即我父親(創巴仁波切)所說的:「理解了何者應取、何者應捨;從如何泡茶、到如何治理一國之政。」以此,我們的心同時是務實的及具遠見的。

因此東方大日照耀並影響心之情感及理智的運作。智性上我們涉及「東方」,情感上我們是「日」,於是我們成為「偉大」。最終此願景的原則提供給我們無比的能量──一種永遠不需要充電的電池。


此視見的成因有三,首先,我們具有信心、離於瞋怒與自我為中心的掙扎。這使我們擁有自發的洞見,展現為溫柔及不變之堅定的勇敢形式。我們變得像是老虎,被每一草尖上的露珠所觸動。因為我們未被自我中心的疑慮所盤踞,生命感覺強壯、並充滿各種的可能性。

第二個原因是,以願景卓見來從事生命、將根絕迷惑。我們不再被瑣碎的心與懦弱所束縛。因為我們不躲避於躊躇不定的帷幕後面,我們亦不侷限於狹隘的視見。因此,我們深知我們身在何處:我們處於勇士的傳承中。

第三,穏定、堅毅與溫柔的結合,無有細瑣心,同時知道何者需培養、何者需捨棄,讓我們能結合蒼天、大地、與人類三個世界。從安止於本初善的元初空間、到與我們自家的世界相關,我們的意圖和行動同體一致。此同步性讓我們增加更多的信心。

天地人合一之見直接與心、身、和生存之勇敢相互關聯。當我們變得勇敢時,此視見生起,我們便能駕馭我們的心──故心無疑;我們的身體──因此堅定不動搖;而我們的生存──應離於膽小怯弱。如此東方大日普照於我們之上,讓我們在每個領域裡勇敢統御自己的世界。

從我們本初善的原始基底,東方大日顯現。以我們心中的本初善,我們有一嶄新的開始。因為我們了解到吾等無始本具的先祖遺產,於是這視見昇起,此即「偉大」──我們永久受到鼓舞啟發。如是東方大日放光照耀,是為邏輯與心靈之果;讓我們成為永遠擁有願景視見的勇士。



中文翻譯:香巴拉人倪健居士。整編,蔡雅琴。
薩姜開示英文原文請參:“Bravery: The Vision of the Great Eastern Sun” -

2011年10月3日 星期一

香巴拉傳承慶典精彩照片集錦


九月廿四、廿五兩天,在香巴拉總部,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的哈利法克斯,香巴拉傳承慶典精彩照片集錦,現已上傳。請您至邱陽創巴仁波切編年誌網站 觀賞由Mr. Marvin Moore所拍攝的精彩照片!

廿五年前亦是在哈利法克斯這裡,尊貴的邱陽創巴仁波切於此入涅。現在,他的法嗣與子嗣、薩姜米龐仁波切,第一次在此地向全球的香巴拉人傳授香巴拉誓願與覺悟社會誓願,更覺得意義非凡。創巴仁波切倡導的於世間創建一覺悟社會的精神與宏願,經過這幾十年來,更加受到世人的肯定和認同。全球五大洲兩百一十二座香巴拉中心與小組的香巴拉人都見證了這一歷史性的一刻,而台北香巴拉禪修小組,也在其中之一!未來,將有更多的勇士、菩薩,參與這淨化人性及改善世間的起始發願儀式。所謂「德不孤,必有鄰」,不管您歸屬哪一個宗教,或根本不信仰宗教,我們內在的本初善、與助世的情懷,皆是相同的。

即使您這一次錯過了參與受戒發願,未來,薩姜米龐仁波切也會向大眾提供更多的機會。我們會發佈通告任何相關消息。

薩姜說:「結果雖是微細的,但如微風能變成大風,這視我們自己、與社會基本上為善的細膩改變,其影響正是及時的轉捩點。」當今之日,這個世界的密切相關性遠超于我們的想像。願我們一起協力、把良善之風帶到世界的覺悟道徑上!


2011年10月1日 星期六

與真實世界為友


在禪坐中,既已發展了對自己的信任感,慢慢地,這便會向外擴展,而世界將成為一個友好的世界,而不是一個敵對的世界。因此可以說你改變了世界:你已經成為了宇宙的國王或王后。就另一方面而言,你也不能完全這麼說,因為世界已朝向你而來,回報你的友誼。一開始它曾嘗試各種惡劣的方法來對付你,但最後你與世界開始對談,於是此世界成為一個真正的世界,一個完全真實的世界,而非所有皆虛幻的世界、或迷惑的世界。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你開始認識到各種元素的現實,時間和空間的現實,情緒的現實──一切事物的現實實相。


摘錄自「智慧海──每日的智慧」,創巴仁波切針對如何以勇氣和慈悲而生活之365則智慧法語。香巴拉出版社編輯 Mrs. Carolyn Rose Gimian 自邱陽創巴仁波切的講座編選而成。From Ocean of Dharma: The Everyday Wisdom of Chogyam Trungpa, quote 321.

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

社會交際時的正念與覺照



上週末的第一屆香巴拉傳承節慶完滿落幕了。台北香巴拉與全世界兩百多座香巴拉中心和小組,眾多的香巴拉人一起從我們的總導師薩姜米龐仁波切處,領受香巴拉誓願及覺悟社會誓願。除了簡單殊勝而隆重的儀式之外,另外,也分別有一些歡欣的慶祝活動。歡慶,是香巴拉的特質之一;生命與修行應是充滿溫暖、喜悅,與分享的,不見得總是孤單寂寥的。


然而在社交時,我們可以秉持正念與覺照,談論有意義的言語,不需要虛擲生命,用虛無來填補彼此的寂寞。生活的一切言行均是修行,起心動念都可具有勇士菩薩的六度。


薩姜顧念我們香巴拉人,特別在節慶當日給全體大眾寫了一封信,指導我們聚會時的一些原則。您可以在香巴拉發佈之新聞讀到英文原文:http://www.shambhala.org/community/sns/index.php?id=621


在此,與香巴拉朋友們分享薩姜米龐仁波切這一封語重心長的(中文翻譯)信函:




香巴拉沙龍


晚上好。我很高興你們今晚相聚、慶祝第一次的香巴拉傳承節慶。對於我們的社群,認識到本初善是社會的基本原則,是為我們、我相信也是為此世界,一個真正重要的時刻。


今晚,我鼓勵大家反思怎樣的指導原則啟示著你,同時反思那些指導我們當今世界的原則。然後再進行對話和交談;以此作為個人的道旅、亦作為創造一個覺悟社會的方法。


對於我們的社群,今晚不僅僅是慶祝──它也是一種修行。聚集和交談是社會固有良善的表達,此基於對他人的尊敬重視。談話不只是簡單地切入正题,而是單純喜歡和欣賞他人。


正如我們從事這樣的社會修行,我們正在發展一位勇士之布施(慷慨)、忍辱(耐心) 、勇敢、愛、與同情的特質。此種看重這些原則的能力,便是一個良好社會的組織結構。


因此,請享受彼此的陪伴。當你聚會時,回想今晚全世界的香巴拉人都在共聚,去發現和討論覺悟的社會。我希望這晚間的沙龍聚會能啟發和激起各位的好奇,因為在這一充滿挑戰的非常時代,大眾很容易就會放棄希望的。因此,我們不應低估我們正在從事之事的價值。


當我們聚集,享用美食餐點,並互相交談,一個強大和充滿活力的人類交互作用發生了。我們如何駕馭並利用這種能量,即是社會之本身。今夜,我們發現我們作為人類的權能力量,以及那整體社群的自我反思,將如何決定我們的未來。


為了開啟對談,我提出了一個問題:本初善何以成為一個社會性的聯合原則?


我現在讓你去交談和享受彼此。但我會傾聽的。


以許多的愛、歡喜你良善的盛宴。


薩姜‭ ‬‭ ‬The Sakyong
KI KI SO SO!




閱讀薩姜之《香巴拉沙龍》一信的說明:


薩姜已寫下一封信來開啟第一次的香巴拉沙龍。這些聚會,可以在家裡或在中心舉行,香巴拉人將享受一頓餐點並彼此交談。


要啟始這些聚會,首先唸誦香巴拉臨齋儀,然後由一人朗讀此信。在此之後,作思惟修兩分鐘, 簡短鞠躬一次。然後在客人開始用餐和享受彼此的陪伴時開始討論。在討論結束後,再行一次香巴拉禮敬(鞠躬),然後回向。


讀誦指南:
一位具有美好、清晰聲音的人應該在聚會前自己讀誦此信數次,讓他們準備好自己、以尊嚴來傳達薩姜的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