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1日 星期日

改變業力之流 - 創巴仁波切智慧法語


雖然目前你身處於一個很惡劣的境況,你可以用巨大、突然、強而有力的努力迅速地改變它。你也許非常抑鬱頹唐,但你可以在你的生活裡猛力一躍去克服那憂鬱。你可以改變你特定生活方式的業力之流。也許你早習於懶惰和草率,然而修習禪坐可以讓你的生活方式嚴謹起來,使你突然成為一個整潔清爽、積極向上的人。每次你行為舉措之時會有第二念:有一種猶豫,從那猶豫或空白縫隙中,你可以往前進或往後退;在那空隙裡你可以改變業力之流。所以這樣的空隙是十分有益的。它能讓你產生新的生命。

摘自《痛苦的真理與解脫之道》,第56頁,第五章,「永遠地再造痛苦」。


英文原文:Changing the Flow of Karma

View the quote archive:

Please send comments on and contributions to OCEAN OF DHARMA QUOTES OF THE WEEK to the list moderator, Carolyn Gimian at: carolyn@shambhala.com.

「智慧海」,創巴仁波切智慧法語 - 香巴拉出版社編輯 Mrs. Carolyn Rose Gimian摘編自邱陽創巴仁波切未印行的講座選錄。"Ocean of Dharma Quotes of the Week" is edited and produced by Carolyn Rose Gimian.

2009年5月28日 星期四

懈怠的根源就是執著

初學禪者面臨最艱鉅的挑戰之一就是懈怠 (laziness),在坐到蒲團上之前,懈怠就可能是個障礙了,因為它可能會讓我們打消靜坐的念頭。「懈怠」一詞的藏文是 lelo,發音是「累漏」(lay low),在任何一種文化中,「懈怠」都表示躺得愈低愈好。 ...

如果感到懈怠,那麼即使勉強坐在蒲團上,也無法在禪修中運用基本技巧,甚至連挺直背脊的力氣都沒有。我們無法正確地修行,心裡只想著:「反正我就是不想靜坐,我沒有時間。」更嚴重的甚至認為:「我不見得需要靜坐。」

不論我們給自己什麼藉口,懈怠的根源就是執著──執著熟悉的幻想與散亂的妄念所帶來的舒適感,我們寧願一味追求這份舒適感,而不願確實地遵循禪修指導所獲得的醒覺。

這種習性是禪修的障礙,若無法看清這點,我們可能因懈怠而耽擱很久,甚至是好幾年。這層危險性尤其隱伏不彰,因為我們哄騙自己相信,以為偶爾有些念頭也無所謂。

若是較多的念頭或白日夢生起,通常會覺察得到。但懈怠的徵兆之一是,絕大部分的念頭都在不知不覺間溜走了。我們覺得花二十分鐘或半個小時在禪修上,實在太多了,於是寧可花十五分鐘,去回味昨晚的舞會玩得多麼愉快,或計畫今天的節目。

我們想:「沒人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所以,我要利用這時間計畫一下。然後,我再花個五到十分鐘禪修,讓自己感覺舒服些。」這就像是只為買點玉米或洋芋片而到超市閒逛,買完後又去看其他東西。當我們讓自己在散亂的念頭中遊走時,猶如讓心到處閒晃著找零食吃,假如在那兒閒逛太久,整個禪修最後會只剩下這些無關緊要,看來一點傷害也沒有的念頭。

... 在禪修時,如果我們習慣在心中到處徘徊,那麼靜坐之前,就應當告訴自己不要受到散亂的誘惑。發現自己分心時,必須認清現在已在做禪修以外的事,且這件事對禪修毫無益處。我們得辨識、認清和放下這些無關緊要的念頭,除非它是「我聞到煙味,房子著火了嗎?」之類的緊急狀況,否則就應該將心放回呼吸上。當禪坐結束後,這些念頭、妙點子與各種決定仍然會在那裡的。


摘自薩姜米龐仁波切所著《心的導引》Turning The Mind Into an Ally, by Sakyong Mipham Rinpoche,第二部,第五章,懈怠;周和君翻譯;台北橡樹林出版。

2009年5月26日 星期二

在網上:請問阿闍黎什麼是經行?

創巴仁波切與薩姜米龐仁波切向來強調禪修「經行」(行禪)之道。經行不僅能舒緩坐禪時身軀之緊張,也能銜接起打坐和日常生活的關聯。本月份,香巴拉網上課程:「在網上:請問阿闍黎什麼是經行?」的網路授課,您可以在註冊後,在網上直接與香巴拉阿闍黎討論「經行」(walking meditation)的方式與注意事項。

請根據網頁上的指示,報名登記上課。建議的費用是每節$10(美金),但您也可視己力隨喜贊助,金額不拘。

這是立體性的網路教室,您可以在螢幕上看到阿闍黎和同學們。您的電腦最好配備有高速的網路連線;如果您願意讓老師看到自己的面孔,也可以加裝攝影機、麥克風等。

本堂課開始於美加時間六月十四日下午一時(台北、大陸時間六月十五日凌晨一時),由阿闍黎 Acharya David Schneider 從德國香巴拉歐洲中心現場來談「經行之道」。歡迎參照「時區轉換器」。

Shambhala Online is Talking about Walking
with Acharya David Schneider


Walking meditation plays a large role in the programs and group meditations initiated by the Vidyadhara Trungpa Rinpoche, and Sakyong Mipham Rinpoche. Coming to Shambhala mostly from the Zen tradition – ultimately going back to the Buddha himself – walking meditation provides not only relief from the sitting posture, but a bridge to daily activity. In Shambhala, we have a number of different styles of walking meditation (not counting the newly added marathon.)

Live from the Kalapa Centre in Cologne, Germany, please join Acharya David Schneider for an exploration of this pervasive aspect of our group practice.

DATE: Sunday, June 14, 2009

TIME: 2 pm Atlantic; (1 pm Eastern; 12 noon Central; 11 am Mountain; 10 am Pacific; 19h00 CEST)
**Please note: this program is one hour earlier than other Ask an Acharya programs.

For more information and to register for this program, please go to our website.

開放大眾(英語教學),歡迎您報名參加!

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祥雲加持——攝受自在祈請文》的特別殊勝之處


《祥雲加持——攝受自在祈請文》由大米龐(前世米龐仁波切)於1879年,土兔年七月初一所造。根據他所言:凡修習祈請此法者,無疑將滿願如意,吸引一切助緣成就。香巴拉部落格曾自英文譯本翻譯出這篇神奇靈驗的祈請文。在這裡,新的一年開始之際,願以堪布南卓策林(Khenpo Namdrol Tesring)對《祥雲加持——攝受自在祈請文》之殊勝處所作的註解,與各位共享。願大家事事如意昌盛!法緣心願皆吉祥成就!

堪布南卓策林:「如果能常唸誦這一祈請文 ,一個人能征服一切顯現和發生的現象界。從標題已經反映了那種目的和效能。《祥雲加持》是該祈請文真實的名稱;從一陣宏偉吉祥的降雨,所有人們心之所願,都會呈顯。舉例來說,在依存因緣下,巨大的雲層在天空裡增厚,而雨水下落。同樣地,在依存因緣中,本尊神祇之功德的雲層產生,滿願的瑞雨也會下降。因此,這些加持就像偉大祥雲的一般。

在這篇祈請文中我們所祈請的對象,主要是懷愛之本尊。如你所知,四種本尊為息災、增益、懷愛、及誅伏(息、增、懷、誅)。這裡主要祈請的是懷愛之本尊。祂們的宮殿是懷柔慈愛的宮殿。懷柔慈愛的宮殿是什麼呢?是指大樂的智慧,大樂之熾燃;大樂熾燃即大樂之智。這是此宮殿之本質。

祈請文標示出修證之智慧;而那智慧象徵空-樂。所有此處的本尊神祇,是個人修證之智慧以本尊之特質而覺醒(如樂與空)。

本尊住於蓮花之上;這是無欲之蓮花——沒有慾望的大樂,以蓮花之形象而現。從蓮花之中昇起金剛日,意指無止盡之方便。所以蓮花是智慧,而金剛日為方便。

其後,神祇之功德威力,如文中所述。當如芝麻莢果打開之時,無窮無數的芝麻子散入虛空,正如無盡三根懷化神祇眾尊主的數目無窮。三根是上師、本尊、空行,這裡主要是懷愛聖眾。於彼等,我恭敬祈請,賜予加持福佑。」


以上是對堪布南卓策林之注釋的部份摘錄。根據大米龐仁波切,此一祈請文「若書寫在紅色旗幡上,高昇此旗,或製入願輪,旋轉於火上,或於風中,它的目的將獲成功。毫無疑惑。」其功德、智慧、利益、悲心不可思議。堪布南卓於1998年十一月十一日應香巴拉山脈中心之祈請傳與薩姜米龐仁波切;並在2001年二月由香巴拉翻譯委員 Jules B. Levinson 譯成英文。常誦此文虔敬祈請,一切滿願吉祥!

祈請文英文原文請到:《祥雲加持——攝受自在祈請文》


祥雲加持——攝受自在祈請文


唵阿吽 紇唎
OM AH HUM HRIH

在大樂熾亮的懷柔宮殿中
是樂-空,妙覺觀察之智慧身。
有如蓮花,充滿福佑,卻遠離貪執。
從中昇起金剛日,偉大顯現之華麗光輝:
法身無量光阿彌陀佛;金剛法;
世自在觀音與其慈悲之化身,
蓮花王,駕馭輪迴及涅槃的大師;
降伏現象界萬法,威猛馬頭金剛黑如嘎;
祕密智慧空行母,金剛亥母;
勝樂妙欲王,大樂藏,
攝受一切眾生心,咕噜咕列作明佛母。
這些無上與世間手印之至君,乃樂-空之躍舞,
懷行金剛勇士及空行母的會眾。

從顯-空的大平等境地,
以金剛身之舞,威震三有,
以無止之言笑,召喚三界,
以紅色光芒,普照輪迴與涅槃,
以大金剛欲之心,
移動、聚集存有與寂靜的實質精華,
您授與兩種悉地成就—我們願欲之最勝者。
以大金剛鐵鉤和套索,
您繫縛現象界於大樂之中。

無邊神奇幻現羅網之嬉舞,
無盡三根懷化神祇眾尊主,
如莢開無窮無數的芝麻子—
吾等以虔敬心,恭敬祈請:請允賜您的加持。
授與那無礙成就,吸引那
無上與世間的悉地榮耀,及吾等所欲自在。

此由名 [帝]者(大米龐)於1879年,土兔年七月初一所造。凡修習祈請此法者,無疑將滿願如意,吸引一切助緣成就。若書寫在紅色旗幡上,高昇此旗,或製入願輪,旋轉於火上,或於風中,它的目的將獲成功 。一切吉祥!
Translated by the Nalanda Translation Committee.
©2001by Nalanda Translation Committee. All rights reserved. 中文翻譯︰蔡雅琴



附錄:《攝受自在祈請文》舊譯如下(供讀者喜文言版本參用。譯者不詳)-

嗡啊吽 啥

大樂熾然懷柔宮殿中
樂空妙觀察之智慧身
無貪具樂蓮花之自性
金剛日大光明之威相
法身無量光佛金剛法
世間自在大慈大悲身
駕御輪迴涅槃蓮花王
降伏萬法大自在嘿嚕嘎
秘密智慧金剛亥母尊
勝樂妙欲之王大樂藏
無餘眾生意樂作明母
勝共手印自在樂空舞
懷柔金剛勇士空行眾

於顯空大平等境界中
以金剛身之舞震三有
無礙語之笑聲召三界
紅光周遍輪涅一切處
撼動聚集輪涅之精華
以金剛大貪欲之心意
賜所欲之二種勝成就
以金剛鐵鉤及大索等
繫縛一切法於大樂中

無邊幻化網之變化者
芝麻莢開啟般安住之
無邊三根懷柔之聖眾
恭敬祈請汝賜予加持
所欲一切共不共悉地
賜予無礙駕御之成就

2009年5月21日 星期四

寧靜的安住

「寧靜的安住」(Peaceful abiding)描述的是人類心靈的本然面貌。寧靜(peace)二字實足以說明一切,我們的心靈原本就有屬於喜悅、寧靜和清明的特質。

在修止(shamatha)——寧靜安住中,我們其實並非製造某種寧靜狀態,而是從一開始就讓心呈現如實的面貌。這並非意謂著我們要寧靜地漠視事物的存在,而是說心不會一直散逸,並能如實安住於自身。

從佛教徒的觀點來看,人類並非天生就具有侵略性,我們的天性是平和的,雖然有時卻覺得難以相信這點。當我們憤怒或煩亂時,未受調伏的心會變得好勇鬥狠,不時攻擊他人。我們以為用侵略的方式,就可以對付那些讓情緒生起的對象,而解決痛苦。但縱覽歷史的發展可知,人類曾不斷地使用這種方法,當我們痛苦時,就起而攻擊他人,這點很明顯的是人類苦難永存的原因之一。

具備調伏過的、安穩的,且願意追求人類福祉的心,讓我們找到另一種方法,來解決日常生活中遭遇的困難,即使置身困境之中,也能保持平靜。我們學會以逆境自我砥礪,激發出繼續追尋真理的勇氣,來取代侵略行為以及因之而生的苦難。最後,我們或許真的能將憤怒之心轉化為愛與慈悲的能量。


摘自薩姜米龐仁波切所著《心的導引》Turning The Mind Into an Ally, by Sakyong Mipham Rinpoche,周和君翻譯;台北橡樹林出版。

Photo by Frances Yang.

2009年5月14日 星期四

在不確定年代中的平等心

4月13號,薩姜米龐仁波切講於香巴拉總部,哈利法克斯


朝向體現一個覺悟社會的過程有許多層次,而它如何展現——我們如何在己身、以及我們的生命來展現它,亦有許多層次。現在,我們正在這一點上——我們在思索怎樣能從世俗的、與全球性的層級上來展現它... 。我們都有自己的工作與職業等等,但是在這特別的年代,我不認為我們可以低估爪拉(drala)的力量;我也不認為我們可以低估利格登王(Rigden)的力量。

隨著經濟的惡化,在往前邁進途中,我們需要有更全然的平等捨心——不是一種被動的平等心,而更指真正能夠成熟、並理解這些時日以來我們所經驗之希望和恐懼的隱伏危害;以及,我們的修行如何能切實帶來一定程度的強力和穩定。

很顯然地,我的感覺是我們(香巴拉)可以有所貢獻;但是如果我們要提供什麼,它不能僅僅是一個輕型的社會禮儀,它必須有實際的力量和深邃度。我們大家本質上都見到它、並經驗它了,而當然,你們大多數人自多傑札多(金剛勇士,創巴仁波切)處經驗過它。但我們必須相信它並使之深化。

如果我們能夠示範平等心的原則,那將在此特定時代對世界貢獻良多——此時此刻正充斥著大量的恐懼和智性的紛亂。我想這一基本的原則,就是我們可以提供給世間的傳承。


請聆聽薩姜米龐仁波切 5月2日在科羅拉多州博德市香巴拉中心,一步引導弟子從禪修至思惟修(修平等心)的教導(錄音長達一小時);仁波切於其中談到:「禪修可以陶養平等心。平等亦即安適自在,了知自己的心。我們的心具有無盡的潛能;當我們發現它時,它如此使人驚嘆!它就在此處。E MA HO!多麼地神奇呀!」
http://boulder.shambhala.org/av/2009-5-2-SMR-Shamatha.mp3

本文摘自:
http://boulder.shambhala.org/
http://shambhalatimes.org/2009/05/08/equanimity-in-uncertain-times/

2009年5月9日 星期六

薩姜進入「蠍之印」閉關——生起風馬祈願文

根據Shambhala News Service的報導,薩姜.蔣貢‧米龐仁波切將於五月十三日(週三),於加拿大香巴拉總部之卡拉帕谷地進入「蠍之印」(Scorpion Seal) 的閉關。薩姜王母特別邀請全世界的香巴拉團體在此殊勝吉日共修並作煙供(lhasang),以此迴向薩姜閉關圓滿吉祥。
所有的香巴拉信眾,不管您是初階還是進階的修行者,都可以在起誦、修習禪坐、結誦之後,一起唸誦《生起風馬祈願文》(中譯如下),或是長篇的《爪拉的勇士之歌》(尚未授有中譯版)。
「金色大日的蠍之印」(Scorpion Seal of the Golden Sun)是邱陽創巴仁波切香巴拉伏藏中最高深的教法;今年夏天,薩姜米龐仁波切將此伏藏之修習法門開放給具格資深的金剛乘弟子,開啟其圓滿道徑之門。薩姜於此時特地再為眾生入「蠍之印」關中研修祈禱。
讓我們為香巴拉伏藏法教聖道的成就共同祝願!!

生起風馬祈願文


佛法僧三寶之集眾,三根本及諸聖神賢者,
三護衛摩訶薩文殊觀音金剛手,尊聖佛母,
銅山剎土蓮師大士,印藏二地智慧持明主,
光榮輝煌象頭神護法主,帶領其爪拉聖軍,
五尊隨身守護神,偉大的格薩王,諸眾等,
宇宙現象界傳承神祇,吉祥因緣的統御者 ——
於此,我敬獻真實與意念的觀想供養祥雲,
我祈請您*:以您的慈悲,賜予吾等勝加持。
咒詛、魔法、喪葬邪術、障難、惡靈、困阻等 ——
願這些消弱和敗壞風馬的徵候能平息。
爭執、憎恨、誹謗、交戰、訴訟,屢發的災難,等等 ——
請平寧化解此類妨礙干擾的衝突不諧。

增加具德風馬的力量與強壯,
這四足的神奇本色。
敬請成就世出與世間、無上與凡常的悉地成就,
圓滿心之所願,無有例外。

(請以梵音為準;中文僅為參考)
唵 嚩吉思嚩囉 瞢
OM VAGISVARA MUN
唵 摩尼 貝瑪 吽
OM MANI PADME HUM
唵 嚩扎帕尼 吽
OM VAJRAPANI HUM
唵 哈 剎 瑪 拉 嚩 囉 軋
OM HA KSA MA LA VA RA YAM
唵 阿 吽 嚩札-咕嚕-貝瑪-悉地 吽
OM AH HUM VAJRA-GURU-PADMA-SIDDHI HUM
哈 哈 嘿 嘿 睺 睺 薩嚩尾扎亞-悉地 睺
HA HA HE HE HO HO SARVAVIJAYA-SIDDHI HOH
他 桑 穹 竹 帝 阿 可
TAK SENG KHYUNG DRUK DI YAR KYE

聚集一切,薩嚩 SARVA,聚集、聚集 睺 HOH
生起我們的生命、德行、和榮耀的風馬,更為高揚。

唵 耶 達瑪 嘿菟-普囉巴嚩 嘿淌 特山 怛他咯哆
OM YE DHARMA HETU-PRABHAVA HETUM TESAM TATHAGATO
哈亞嚩達 特山 恰 又 尼囉達 欸凡 嚩底 瑪哈唰曼拿
HYAVADAT TESAM CA YO NIRODHA EVAM VADI MAHASRAMANAH
思嚩哈
SVAHA
(煙供結尾:)
氣 氣 擻 擻 阿謝 拉 頡 婁
KI KI SO SO ASHE LHA GYEL LO
他 桑 穹 竹 帝 阿 可
TAK SENG KHYUNG DRUK DI YAR KYE

*煙供時,以「我敬獻這清淨的供養」取代「我祈請您」。


此文由大米龐所造。那瀾陀翻譯小組英譯,©權所有。中文翻譯初版:蔡雅琴

2009年5月4日 星期一

Easy Come, Easy Go

在「輪迴」——無休止循環輪轉的痛苦中——我們一直在相同的遊戲中爭輸贏,想辦法要取得某種進展。我們用生命的一部分來聚集事物,而用生命的另一部分看著它分崩離析。我們沒有意識到,如果我們試著求取什麼,最好也作好準備它將會消失。只要我們有點空閒時間,「我有一小時的自由。」——我們就在失去它了。我們努力維繫一個親密關係,然而它結束了;我們終於有一場假日派對,然後它飛逝了;我們買了一輛新車,但是擋泥板卻被撞凹了……。

我們所獲得的所有都將失落。雖然這就像是天是藍的一般真實,但我們一直努力要使得到的事物永恆不變,以便讓「自我」幸福快樂。我們認為:「如果某某人能愛我,我會很快樂。」「如果事物可以改變,我將很高興。」「如果事物繼續下去,沒有變動,我總會很幸福的。」然而它們只會導致心痛悲傷。這類的渴求涉及甚多的希望和恐懼,所有皆基於否定了一個簡單的真理:此世所能提供的一切享樂,終將轉成痛苦;試圖握住悅樂不放,只會造成更多的痛苦。

為什麼我們把全副的精力投注在獲取之上、到頭來我們卻將失去它?縱容於損益得失之間,就像是縱容於健忘之症。我們總是在尋找新的東西來獲得,它可以幫助我們忘了回看幾秒鐘前剛失去的那一件事物。製造這一連串的欲望是我們所以沈淪於輪迴的原因。我們一無所有,但這種模式卻有可能延續生生世世。思惟修(Contemplation)讓我們退一步、從更深刻的角度來看它,不再那麼為它所迷惑,然後我們便不會傾向於熱切求取。

佛陀說,我們存在的特質是無常、無我,與痛苦。當我們在早晨的禪修中思惟他的洞見,我們就是讓存在的真理穿透我們。我們將此真理帶入我們自己的經驗裡:無論我們聚集到什麼,我們總會失去它;即使是這一色身,也終將分解消散。思惟得失並不是說我們能夠避開此現實,但它可以幫助我們不再受騙,以為世俗的收益將帶來永久的幸福;這是我們如何把我們的心與得失的真相和諧共融之法。我們認識到,得與失只是一種幻覺假象——一個我們允許它來控制我們生命的幻象。當我們不再感到困惑、驚訝,或被其冒犯時,我們將不再經驗那伴隨著得失而來的高低起伏。

得與失是毫無意義的偏見,我們用此見培養那一永恆自我的幻覺。多生累劫以來,我們一直盤據於這種方式,不斷地在相同的遊戲中爭輸爭贏。思惟得失便是不再浪費我們的時間;此生是寶貴的,我們的光陰是寶貴的,我們的心是寶貴的。真正的勝利是不被恆常不變的幻覺所攫取;它是不被負面情緒所牽絆;它來自於當我們從「我」的幻妄中解脫。 這就是為什麼佛陀被稱為「全勝無敵者,摧敵者」——他戰勝了愚痴、欲望,與自我迷戀。不像我們,佛陀預先見到存在的夢幻之質,他當下認知。佛陀看見當下——就如過去和未來一般——如一個夢,如一幻象。

般若,「最佳、最勝知識」——告訴我們,只要我們以為侵略和競爭可以帶來真正的獲得,我們將永遠在玩那輪迴的遊戲。若我們可以看穿自己的無明,我們將不再因執著而按世俗之得失來行動。我們不再需要屢屢去證明自己。我們可用自己的精力投入於持久幸福的原因,此即放下自我——來智取輪迴之苦。這是如何能真正全勝無敵之道。


節譯自薩姜米龐仁波切 Sakyong Mipham Rinpoche 文稿:Easy Come, Easy Go 來得容易,去也容易蔡雅琴中譯。照片:薩姜米龐仁波切講座法照。

2009年5月2日 星期六

南卡竹美仁波切長壽祈請文


空闊諸法性俱生慈悲之舞者,

您顯現為持有本覺奧義之主,

天賦廣量無瑕與神聖之品質。

輝耀的上師,願您的蓮足穩立!



(頂果欽哲法王造)



Longevity Prayer for H.E. Namkha Drimed Rabjam Rinpoche

CHHO NYID NAM KHAI LONG NAY THUG JEI GAR

ZAB DON NGAG KYI RIG PA DZIN PAI TSUL

Dancer of innate compassion within the spacious expanse of the nature of phenomena,

you manifest as one who holds intrinsic awareness of profound meanings,

DRI MED DAM PAI YON TAN RAB JAM NGA

PAL DAN LA MAI ZHAB PAD TAN GYUR CHIG

endowed with a vast range of flawless and holy qualities.

Glorious lama, may your lotus feet stand firmly!

In response to the venerable lay master Dorje Namgyal, who accompanied his request with the offering of a fine silk scarf, this was written by Mangala (H. H. Dilgo Khyentse Rinpoche). May virtue and excellence flourish!

(來源:Longevity Prayer for H.E. Namkha Drimed Rabjam Rinpoche. 蔡雅琴中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