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30日 星期日

如何統御你的世界 3/16/2007 米龐仁波切台北講座

非常感謝台北香巴拉禪修小組數位同修的辛勤謄稿,今年春天薩姜米龐仁波切在台北農訓中心的講座和禪修研習營的中文稿,已經整理完畢;以下,將分數次陸續發表,與未克參與的香巴拉友人一起共享:


如何統御你的世界

香巴拉總裁理查雷奧克介紹辭:

今天晚上很高興地歡迎大家到這裡聽講。我是香巴拉的總裁,這一次我跟隨薩姜米龐仁波切一起到台灣來,我想向各位簡單介紹一下薩姜米龐仁波切。

薩姜米龐仁波切是在佛陀的成道地菩提迦耶誕生的。他是大成就者邱陽創巴仁波切——近世西藏的偉大上師,其子嗣及法嗣(在台灣已有中文版創巴仁波切的書)。薩姜米龐仁波切也如同他的父親一樣是一國際知名的作家,他的書在北美和歐洲都非常暢銷;他的第一本書——《心的導引》,在美國曾經是在暢銷排行榜是名列前茅的,我想大概兩三年前在台灣出版(編按:2004年,橡樹林出版)。這一次仁波切到台灣其中的目的之一就是新書發表會,這就是他的第二本書—— 《統御你的世界》,也是由橡樹林出版的。

讓薩姜米龐仁波切和他的著作與眾不同的地方,是他嘗試將古代的智慧帶入二十、二十一世紀的現代社會當中。這樣的一種努力,從他個人的生命及生活之中,便可以看的出來。

他是十九世紀著名的大米龐——米龐蔣揚嘉措的化身轉世。大米龐的論箸在西藏所有的佛學院都是被研究閱讀的。但是非常幸運的,這一世薩姜米龐仁波切的養成背景是多元的、眾多文化的一個組合,所以他的任務,即是把古代佛教的智慧帶進現代的社會。薩姜這個頭銜是什麼意思呢?是「大地怙主」、「大地保護者」。這跟香巴拉有非常直接的關係。香巴拉是什麼?香巴拉是基於佛陀教法的一個覺悟的社會。香巴拉的國王就稱之為薩姜(Sakyong);所以沒有人比薩姜米龐仁波切更適合來教導這個主題——「統御你的世界」,因為他是香巴拉的國王。接下來我們恭請仁波切傳授教法。


米龐仁波切開始演講(小標由編者所加):

把精神修行帶到日常生活當中

《統御你的世界》這本書寫的時候是用英文寫的——由於我個人長成的背景,我一直試著把把佛陀的教法、勇氣慈悲的教授、和禪修方式,介紹到現代的大眾。這也正是本書的主題。到底現代社會正在發生哪些事?現代人的傾向,是把你的生活:社會生活、家庭生活和修行的生活分開;但是香巴拉的法教則是說,你的精神修行、你的心的生活,必須跟日常生活結合在一起,不然你就沒有快樂可言。

一般人都以為,征服世界、或成功的方法,是把憤怒激進(aggression)用在生活上,你以自我中心的方式生活,你以為唯有這樣才能得到成功。事實上,如果你把憤怒激進帶到生活上,你既不會得到快樂也不會獲得成功。因此我們應該要把兩種生活方式(精神修行和屬世的原則)結合在一起,帶到生活裡面來。

現在,當人們過家庭生活和事業生活時,是兩種不一樣的生活,就好像是兩個人:當他禪修時就變成一個好人,他工作時就不是一個好人。當我們禪修時,看起來非常慈悲平和,但你一旦起座進入你的生活,就開始對人大聲嚷嚷,很容易就發怒生氣。但這種分隔事實上是不自然的!你應該可以把你的精神修行,帶到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上。

所以在這一本書中,我嘗試去做的,便是把精神修行帶到每天的生活裡。不僅是一個出家人可以修行,一般在家人也可以修行。香巴拉法教之所以適合現代生活,因為它的根源是把精神生活和世俗生活融合在一起。這仍然是基於佛教的原則——主要教導你如何能有意義地活這個世界上。

兩種成覺的道徑

有兩種道路可以得到覺悟:一種是苦行僧的道路,如佛陀;這個形式是一個人決定離開他的家庭,於是可以讓一己的生活更簡單、工作更簡單。第二種道徑就是一個所謂覺悟的君主。香巴拉是從法王(Dharma King)的傳統開始;當你看到香巴拉的唐卡時,你會見到利格登王——他是一位仁慈寬厚之智慧法王的象徵。

在歷史上,遠古以前,有一個國王叫達瓦桑波,他向佛陀請法,詢問佛陀:「我看到跟隨你的人都是僧侶,可是我是一個國王,我有妻子、有孩子、有家庭、有職責,我只是一個俗人,一早起來就要工作,我要怎麼樣才能修行呢?」佛陀說:「你絕對可以修行。」然後佛陀開始傳授達瓦桑波國王修行之法。

據說達瓦桑波國王是一個具有高層次能力與慧根的人,於是佛陀傳授了達瓦桑波我們後來所稱的時輪金剛的大法。但基本上,佛陀教導國王的是,你不見得需要放棄五官的享受,更不見得需要遠離世間;但是你必須要成為一個非常堅定、獨立的人,你必得強壯勇敢、無所畏懼。其後,達瓦桑波國王把佛陀的教授帶回香巴拉王國,教法因而日益普及。

傳說最早香巴拉王國中一般人都修習不同的教法,並有不同的種性制度,達瓦桑波國王覺得非常悲傷,他說我們應該修習同樣的教法,即平等的香巴拉法教。這是非常具有革命性的,他的意思是,在這個社群裡面,每個人都可以修行。所以後來,香巴拉法教啟發了需多人,各式各樣的人等都受到了鼓舞和啟示。

他提到了兩個重點:第一是勇氣(courage),第二是從事(engage),你怎樣去從事它。他觀察到:人們將自己的生活、與心的發展分開的時候,通常是自己很不快樂的時候,那表示你的生活變的非常膚淺,你只看到那些你要的東西,那些你想要購買、佔有的事物。一個人除非發展他的心,他不能擁有真正有快樂。現在雖然科學這麼發達,很多人以為應該能在科學文明進展得這麼好的社會中得到快樂,但是非常明顯的,如果你把心的發展和生活分開的話,你的生活會失去靈感、失去啟發。

如何增強你的風馬——你的生命能量

香巴的的教法說,如果你用這樣一種二分法,將生活和心性發展分開的時候,你就會喪失你的風馬(lungta, wind horse)——你生命的能量,你會變的很虛弱。所以,在你的一生當中,你應不斷去增強你的風馬、你的生命能量,當你失去你的生命能量時,你就會死亡。在西藏文化裡,高山上常有許多飛揚的祈願旗,那便是風馬旗。這些風馬旗代表的就是增加我們生命的能量。

我們可以增加生命能量的外在方式,就是懸掛這些風馬旗,但如何增加內在生命能量的方法卻是最重要的。如這本書的標題《統御你的世界》,事實上跟你的生活有極大的關係。當我們的生活處於單純的反應,而沒有任何的主動時,生命就會變得非常的被動,而生命的能量,亦變得慢慢地衰弱。

常常,每個人早上起床的時候,就會覺得每件事都好像排山倒海一樣的壓過來,所以自然而然的就變成每件事都做一點點——越少越好。這就是被動。還有很多人認為,做一個佛教徒就是被動、接受所有的事,完全不主動,不去真正的投入、從事。曾有不少人看到這本書的書名《統御你的世界》時,覺得說,這書名聽起來不像是佛教徒的語氣;佛教徒應該是被動的,是逆來順受、接受一切事情的。事實上在香巴拉法教裡面,我們可以是完全正面地投入、從事於世界中的。

在香巴拉法教裡面談到息、增、懷、誅四法,我們並不需要接受每一件事情,好像完全不反應一樣。所以在香巴拉利格登王的唐卡裡,常可以看到他示現威猛像,有如憤怒一般,這表示他顯示的是勇氣,真正地投入所要從事的事情,那與一般唐卡所顯示的平和像是有點不同的。

把佛教帶到西藏的蓮花生大士,曾經預言說將來會有黑暗的時代。黑暗時代即是說,當太陽漸漸西沉的時候,在最後一絲光芒尚存的時候,大地是非常的晦暗、非常的昏穢不明,這就是黑暗時代的意思。

香巴拉法教最適合黑暗時代

蓮花生大士說,在黑暗時代裡面,人們總以為光是依賴憤怒激進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而不是倚靠慈悲。當提到慈悲仁愛的時候,人們覺得這是不實際的、不可能的。蓮花生大士還說,每個人看起來都好像是越來越聰明,但這種聰明不是那培養慈悲心的聰明。事實上,是在娛樂自己方面,變得越來越聰明,設計出很多事物來不斷地娛樂自己,讓自己的心紛亂,然後生命能量變得越來越虛弱。所以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代,香巴拉的法教是最切合於世的!

在這個特別的世代裡面,許多偉大的上師,如大米龐仁波切、和我的父親邱陽創巴仁波切,都傳授了香巴拉的法教。香巴拉的伏藏法亦是適應這個時代而生的。我在這本書裡面企圖用現代的語言,把古代的智慧以連貫的方式,帶到現代的生活方式裡。這些古代的禪修技法,事實上,對現代來說是非常有用的!在此我引用一段特殊的經論,是由大米龐所寫下來的、對今世非常有幫助的文字。

大米龐仁波切是位偉大的上師。當時在德格那個地方的太子,也就是未來的國王,曾經向他請法,如何能成為一個宣導佛法的好國王。在大米龐的論文中告訴這位王子,你要成為真正好的領導者,必須有三個原則:你必須有智慧、慈悲、勇氣。這三個原則——智慧、慈悲、勇氣,皆與我們自身、和我們的家庭息息相關。這裡所謂的成功,不論是世俗的成功或是精神性的成功,都是從同一個來源而來的;這個同樣的來源來自你的心。這跟我們如何發展心性相關連。一個人如果不能征服自己的心,就不可能征服這個世界,或完成其他的事情。

在這段殊勝的教授裡頭,談到智慧的面向;就這點而言,一個人要變得明智,而不是成為愚人。所謂的愚人,就是不知道快樂從哪裡來;而聰明有智慧的人知道快樂的來源在哪裡。因為我們不知道快樂的源頭在哪裡,我們以為快樂的來源在朋友、或情人的身上,在別人那裡才有快樂的來源。如果那個人真是快樂的來源,那每個遇到他(她)的人應該都會快樂才對,所以他們不是真正快樂的來源。同時,我們也以為食物、飲料這些外在事物是使我們快樂的泉源。於是我們進入了一種循環,這種循環就是輪迴——在藏文叫 Khorwa – cyclic existence。所以輪迴也可以單單指為我們心所處的情況。

輪迴的定義

輪迴的定義是說,我們重覆做同樣的事情,然後以為會得到不同的結果。大多數人認為慈悲是個好主意,但我想再試最後一次生氣看看…… 這次一定會有效。我們以為一定是喊得不夠大力大聲,所以我還要再喊一次。輪迴的意思是,我們以為我們還會得到我們想要的!

我們很可能一生從小到死,都是用這種方式——以為下一次就會得到我們所想要的。因此一般人早上一起床自動化的反應,不大清楚今天想要走這條路還是那條路、要過什麼樣的一種生活。我們的心必須要很確定明白、決定我們要過什麼樣的生活,一旦我們決定了,修行就會有力量。所以,大多數人不知道怎麼過你的生活的時候,沒有辦法下決定的時候,你的業力就會出來為你下決定。

通常有兩種方式來說業力,一種是說過去種下的種子:自己過去種下了什麼種子,將來果子便會長大。另一種對業力的解釋是,現在所做的,會影響到未來的一切。業力本身是非常中性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自己現在這一刻所做的,對未來有決定性重大的影響。很多人都以為太遲了,就這麼跟著走下去。於是很多人後來會非常的悲傷,覺得有重重問題,也不知道這些問題從何而來——這可能像是我們家庭的問題、事業的問題,或是我們精神修行方面的問題。因為我們不能活在當下!

虎、獅、金翅鳥、和龍之道

做為一個有智慧的人,就是對於現在此刻自己正在做的事,具有完全的覺知、專注力;對當下這一刻的小心留神,在香巴拉語彙裡面稱之為「老虎」之道。香巴拉裡面談到四種動物,虎、獅、大鵬金翅鳥,還有龍。你們在西藏的祈願旗裡面,可以常常看到虎、獅、金翅鳥和龍這四種象徵性的神聖圖案。

當我們看到老虎的時候,其表徵著小心、留神、專注;老虎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所以牠非常的有力。為什麼?因為牠知道自己極為踏實地活在當下這一刻!這四種尊嚴,又稱為四種信心;許多人們對於處在當下,是完全沒自信的,也是沒有勇氣的。所以對於這種自信勇氣、還有信心、專注能力的修行。就是老虎之特質的修行。

在香巴拉經文裡面說,一個勇士是非常的專注、留神的。這樣的人有巨大的日吉——日吉(ziji)的意思,即是信心。Wangthang 汪淌,則是說,他具有一個力量的場域,他的信心和真威相顯現了。所以當我們跟智慧、慈悲融合在一起的時候,整個身體會燃燒起來。當我們碰到一個人有這樣的自信心的時候,他們有一種強大存在的力量,不論他們是瘦或胖、好看與否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呈現出一種殊勝超凡的品質!

像頂果欽哲法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雖然就一般的觀點來說,頂果欽哲法王是個老老胖胖的老人,但是,事實上,他是位所有上師的上師!他常常教授這樣的原則。有一次法王這麼教導著我,要我好好學習這些香巴拉的教法原則;欽哲法王有很長的指甲,看起來他就有如是隻老虎一樣!法王身邊的一些物件,像是毛毯啊,茶杯等等,因為法王自身強大的能量,似乎他身邊的這些物件都感染到他的能量。常有信眾帶著不同的東西來見法王,好比是一尊佛像、或某些小物件,請頂果欽哲法王加持。大家都覺得這些佛像經過他碰觸後,價值就會增加許多,也變得格外重要。甚至他常常圍在身上的毛毯,人們也都渴望想要觸碰一下。頂果欽哲法王擁有這樣的力量及品質,能夠使周遭的器物變得神聖了起來,這就是心的力量,這是可以發展出來的。

像這樣一種成功的能量,這種動力,稱之為「風馬」。風馬的能量,就是我們現在想要培養的能量。如果不培養風馬能量的話,風馬能量很容易就被不好的能量取代掉。風馬能量的相反就是「墜撲」(drip)。墜撲的意思,就是生命能量非常的低沉、頹唐;總是頹喪消沉,對一切都提不起勁來,那是一種負面的能量。

從佛教的觀點來說,最終這些都是空性的;但是在相對的層面來說,它們對我們有相當大的影響力。所以,如果我們用一種負面方式來過我們生活,就會發展出負面的能量及生活方式。有一些人在生活裡面看起來非常成功,擁有著非常多的事物,但他(她)成功的手段卻是負面的。如果我們問這些人,你真的快樂嗎?快樂的意思是「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驕傲」,但是事實上這些所謂成功的人,並不快樂。香巴拉的法教和各類人的生活都是密切相關的。大多數的人都會為了成功變得自私和憤怒,但香巴拉的教法是教我們以用不同的方法,用正面的方式來得到成功。

這就是我們如何來發展出不同的品質。一旦我們決定要如何發展出這些內在崇高的品質,一旦如此決定了,我們就進入了獅之道。在香巴拉的法教裡,雪山獅子主要的面向,代表著愉悅、歡喜,獅子在高山草原之上滿懷著歡喜愉悅之心。這象徵著一個人的心已經從自我中心當中超越上升,他已經讓自己的心轉向慈悲、轉向專注這些較高尚的質地。

其中最主要的轉變,就是從只想到自己、變得為別人設想。

慈悲——把他人放在第一優先

在這本書裡我主要談的是一種態度。如果你把他人放在第一優先的話,這就是一種慈悲的品質。通常我們說想要快樂,我們所想的只是自己。大米龐仁波切就曾說過,一般愚人只是想自己;但是如果你開始想別人、為別人設想的話,別人就會開始愛你、開始為你盡力工作,這樣你就會更有力量;這是真正有智慧的方法。我們一般來說,認為這種修法是給僧人、給出家人來修行的,但事實上,為他人著想是每個人都應該來如此修行的。

所有的行動都需要有一個動機、原因。每個人都想要在生活裡擁有快樂、和諧、和成功,但那個原因到底在哪裡?這樣的根源其實是源自於慈悲的觀點,只有慈悲的觀點,才能產生真正的快樂。我們每一刻所擁有的快樂,都是因為以前的慈悲所致生的,所以事實上「慈悲」就是雪獅主要的一個訊息。

一般人都未能這樣下定決心,那樣的一種決定在藏文裡叫 gewa - virture,在英文裡面這個詞的意思是「功德」、「福德」,也有一種道德的意思。但在藏文裡,事實上它帶有一種能量、一種快樂,然後可以讓你的能量釋放出來之意。

如何培養這種品質呢?就是要訓練你的心。在此我們進入金翅鳥之道。金翅鳥一生出來就羽翼雙全,可以立刻的展翅飛翔,牠代表一種平等心的品質。平等心亦是襌修的一個面相。

我常鼓勵人們修襌修,即使只是五到十分鐘都非常的有用。現在來說襌修是越來越普及了,襌修在藏文主要用到的詞叫做 kom – getting accustomed to。Kom (or gom) 的意思就是你對什麼事物感到熟悉,你去熟悉它。我常鼓勵襌修者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必須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要察覺到現在發生的到底是什麼?這個字本身的意思是——你的心開始對某些事開始熟悉,然後心知道,這樣是好的。在襌修之前應該有個見地、有種了知、有一種知識。

明天(3/17)我會介紹更多怎麼樣真正襌修之法,以及怎麼樣去繼續發展襌修。常常有很多人修行了很久,跟我說襌修沒有用。我常會問他們:他們襌修的方法到底對不對、正不正確?很多人說我打坐修行已經二十多年了,還是沒有開悟;我說這當然囉〔全場笑〕。如果你內在不知道襌修是什麼的話,你就是坐到地老天荒也沒有用的。很多人常坐在公園裡,或是坐著等公車,坐了很久…… 但是只有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時才會有效用。所以在西藏有個諺語說:除非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如果你不知道的話,你的襌修就好像一塊大岩石躺在深湖底,經過一百年之後,那塊大岩石還是岩石,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所以這跟智慧、理解是非常相關的!我非常鼓勵從事襌修的人,去真正了解自己在做什麼。

禪修的科學性

若有些人對科學非常有興趣的話,現在有甚多的實驗,測試襌修的功能;實驗結果證明了襌修對身體健康、還有其他許多方面,極有助益。一些科學家們,從哈佛到麻省理工學院,他們從我的襌修朋友身上做了一些實驗。科學家設計了一些電子的小東西附在他們的身上來測量,以現代的科學儀器,事實上可以看得出修行人的磁波是不一樣的。所以這些科學家就問說:「你難到不高興嗎?我們已經證明襌修對人們是好的!!」我對他們開玩笑說:「身為一個西藏人,我們是非常講實際的民族,你們難到認為我們在一個寒冷的山洞裡坐這麼久,是沒有用的嗎?這麼多世代傳承下來的教法,難道會是沒有用處的嗎?」

襌修最有趣的地方是,當一個人坐在那裡的時候,從外在你看不出來。所以,很多修襌者事實上欺騙愚弄了他們自己,他們穿著好看的襌修道服、或者他們去到非常神聖的地方襌修打坐。但相信我,我作過所有這些事情,除非從自己的內心打坐,不然不會有任何的作用。

我們現在可以發展這個道徑,但是你自己要轉變得非常勇敢,自己要真的去從事它。我覺得這裡的人們,跟西藏人很近似,喜歡加持和灌頂,但這只是其中的一個面向。因為所有的發展,都有很多因與緣的過程,在智識上我們可以非常聰明,看起來好像可以理解很多事情,但是還是需要有加持。或相反來說,你有加持,但你也需要智識上的理解。每個人都不大一樣。有的人傾向這邊多一點,有的人傾向另一邊多一點。身處現代,好像每個人都越來越聰明,然後懷疑也就越來越多。人變得處處懷疑 、愛批評;就某個層面來說也許有用,但從某個程度來說,你必須自己真正去襌修打坐、真正地修行。

我要教大家一個很簡單的方法,但是它可以是非常深奧的,而且非常有用。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把你的修行和生活分開,必須在生活中也要用得到修行。這就是我的啟發——要向大家展現一個原則,跟現代的社會是完全相關的,跟未來這個世界會怎麼走,也是非常相關。

我注意到台灣有許多修行人,我希望這樣的一種修行能影響更多、更大的世界。所以我鼓勵大家繼續好好的修行,並對自己的修行保持著好奇心。

如果早上起床的時候,我們的心沒有活活潑潑的準備要從事什麼、要學什麼的話,我們的心就會不大高興、不大愉悅。有的時候我跟一些西藏的年青人在聊天,當今的西藏人跟一般的人都一樣,想要有好的工作、想要成就一些事。但我常鼓勵他們把這些修行的原則,用在他們的生活裡。雖然西藏在世界上算是少數的一個民族。但是現在大家都知道西藏,是因為有這些原則、這些教法,所以西藏才會這麼著名。就西藏的文化來說,我們的服裝還算可以,食物實在是不怎麼樣〔仁波切說笑〕,唯一剩下的就是佛法。所以我們必須發展這些品質。

一個簡短的襌修

所以,我就用一個簡短的襌修及新書簽名當作今晚演講的結束。明天我會介紹更多的襌修內容。

有的時候我們襌修打坐的時候,我們的心是「無心」的。我們雖對自己的心說:「我們來打坐吧!」我們的心卻說:「你去打坐,我要做其他的事情。」我們必須把我們的心帶回來,帶到當下這一刻。即使是二十分鐘的襌修,事實上只有很少的時間是真正的專注;心總是會跑走。實際上,這是非常自然的狀況。每個偉大的修行者都經歷過這種心會跑走的過程。

第一個階段,就是要察覺自己的心是怎麼樣的繁雜、怎麼樣的忙碌。我們常會覺得自己是最糟糕的,但我們不應該覺得沮喪。我們應該注意到的是己心的繁忙程度,還有心的狂野程度。就一個襌修者的道徑來講,注意到自己心的繁忙是很重要的一點。所以如果把心帶到我們專注的主體(subject)上,即使只有短短的幾刻,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常向人解釋,修心和身體的鍛練是沒有什麼差別的。像是我們常用舉重鍛練身體,練久了身體自然變得很強壯。就修心來講,如果我們的心不斷回到所專注的主體上,越來越多次的話。我們的心力就會越來越強。所以,就像心在角力一樣,我們的心變成越來越有力量。

一般人在晚上的時候,身體上覺得非常的疲倦,心也感到很疲憊,我們的心變得很弱,即使其他人只說錯了一句話,我們也變得好生氣, 這表示我們的心力變得很虛弱。事實上,我們可以增強我們的心力,同時也讓我們的心變得更有彈性。當心具有更多的彈性時,就會有更多的可能性出現。

大多數人的心都非常的緊。心很緊張的程度,就像當有人惹我們生氣的時候,我們馬上就發怒了。我們不用慈悲、耐心及比較仁愛的方式來做回應,一下子就變得很氣憤。然而襌修的原因絕不是因為要浪費時間,而是因為它真的是一件很有用的事,一件修心的工作。

我們現在做一個簡短的襌修。三小時應該不會算太久吧?… 開玩笑的〔眾笑〕!只有幾分鐘。襌修是非常自然的,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安靜地把心帶到比較平和、平順的地方,把我們帶回到當下,就像老虎一樣。身體的姿式,脊椎是直的,但身體是放鬆的,我們在呼吸上安住。

(禪坐了一會兒後)
當妄念紛飛的時候,這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就把自己的心帶回來。我們整天都在培養自己心思亂飛的狀況,所以當發現到的時候,就簡單地把心給帶回來。

(禪坐了一會兒後)
現在你可以產生一些慈悲、慈悲感。藏文叫 nyingje – compassion, noble heart。Ning 的意思是心、心智,je 的意思是高尚、崇高、一顆為他人設想的高尚之心。希望他人不再受苦,希望他們快樂,是一種非常單純的態度。是由凡事只為自己著想、不願自己受苦的態度轉變、轉化出來的。為了把這種慈悲的態度帶出來,你可以開始想你的家庭你的朋友,當你想到這些人的時候,心裡面一種溫暖的感覺就會產生。我們對這個溫暖的感覺越來越熟悉,這種溫暖的感覺對我們的心和身體會有一種很大的效應。

(禪坐了一會兒後)
謝謝大家。

(謄稿:白曉芬、倪建;口譯及整編:蔡雅琴。圖片:覺悟勇士——格薩王唐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