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0日 星期二

業力之風


是誰殺了我唯一的父親?是誰殺了我唯一的母親?
誰造成了血雨?誰聚集了雷電的烏雲?
誰製造了搖撼全世界的地震?
我在人群中詢問這些問題
但沒有人能夠回答。
所以我再問了第二遍、第三遍,
我尖聲吶喊,
我的頭腦是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思想。

突然間吹起了那巨大的紅色業風,
「死」之國王出現在地球上,揚起可懼的冰雹。
鐫印永恆之結的無退旗幟,在暴風雨前展開。
即使業力之風也欣喜地吹動它。
圖式的實相顯現
而不可動搖的信心生起。
如今我確定不疑,我無所畏懼,
沒有退縮:
整個世界於是聽到真理實相之聲。


選自 The Wind of Karma,及時雨 (Timely Rain),創巴仁波切詩選,Selected Poetry of Chögyam Trungpa, page 140. Composed in Bhutan, 1968.
中譯:蔡雅琴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向 金剛勇士致敬!

不知在此Karma是否是佛行的意思?

如 持明主所示:

問:您為何稱您這裡的道場為「噶瑪藏(Karma Dzong)」?

  答:「噶瑪」的意思是「業」,也是「佛行」;Dzong是藏語,意思是「堡」。這裡的情況都是自動出現,不是事先設計好的。情況不斷地發展,十分自然地發生。同時,在此道場似乎有著極大的活力,「噶瑪」也可說是如此。此活力是不受任何人誤導的活力,是在堡內的活力。這裡發生之事都是必須發生的。「噶瑪藏」是自然隨順業緣的道場,不是傳教或動人改信佛教的機構。

Yeachin Tsai/ 蔡雅琴 提到...

是的。有雙重含意。

您所引用的這段話,出自"突破修道上的唯物", 英文版是 Cutting Through Spiritual Materialism, page 241.

1968年,創巴仁波切在不丹虎穴閉關,親見憤怒蓮師顯現,並寫下"大手印儀軌"。回英之後,遭遇了嚴重車禍,他視此為徵兆,從此奠定他弘法利生的形式,即以世俗的方式切入佛教,出世法與入世法不離。